(转)超光速的特斯拉波、标量波与电磁纵波

有巨大应用前景的特斯拉标量波重获新生,特斯拉发明的能量超光速无线传输和放大技术重获新生

横向电磁波又名赫兹波,也就是我们的无线电波和普通的电磁波横波

标量波与光波和无线电波不同,它的振幅不是上下震荡而是如电场那样沿传播方向扩张和收缩。  (内力

标量波也称做特斯拉波或纵波。    (阿赖耶识)

(转)超光速的特斯拉波、标量波与电磁纵波

由图中可以看出该波可以通过共振放大实现能量和信息的传递。

它有很多奇特的性质。

1.它能穿透任何坚硬的物体,甚至可穿透法拉第屏和整个地球。 无所障碍
2.标量波因不属电磁波横波,因此它可超光速。有研究者认为,外星人就是使用标量波通信。
3.它能传送能量,并在传送过程中,能量可放大几倍,因此可用来驱动马达、汽车和点亮电灯等。
4.发送器和接收器可进行通信,因他们处于共振状态。
简言之,标量波能够做电磁波横波不能做的事。

它传播速度无限大, 能于念倾,周遍巡历

无所不能穿透,

并且在传播过程中能量可放大。

其应用前景无量。

起初,

Maxwell方程包含了标量波,

在很多年以后,

一些目光短浅为了掩盖真相的科学家删去了相关的方程。

因此,

很多后来的主流学者开始怀疑它们的存在,

尽管它们存在的证据堆积如山。
根据前面的说法

特斯拉波的共振是粒子能量密度和振动频率的提高,

但是其能量总量不变的

只是充分利用了宇宙之中的零点能罢了   (本体)

本质上还没有违反能量守恒定律
本质上是以太晶格粒子密度和振动频率提高,

如果频率可以调来与宇宙射线的相耦合,

不仅仅能实现全球无线免费输电,

我们也可以利用宇宙射线获得能量,

即:免费的自由能源
或许,

根据特斯拉的以太学说,

打坐、禅定、冥想、瑜伽、气功等意识波提升振动频率的方式

就是让人的脑电意识波进入阿尔法波段进而共振某个宇宙信息场的方法。

就等于我们调节收音机的电磁波横波频率收听电台一样。

类比可得我们的脑电波很可能也是属于特斯拉波这种纵波。

印度教瑜伽与中国气功能流传几千年至今,

只是一般人难以做到心如止水让脑电波维持在那个频率而已。(甚深禅定
电磁纵波也叫做标量波

量子真空不仅是一种电磁场

而且也是一种复杂的磁矢量势和静电标量势场。

标量波是100多年前由N·特斯拉发现的,

因此一般称为特斯拉波。
特斯拉波可以在实验室中通过让反向电荷的电磁的电磁波相互抵消而产生

因此,

这种场的力(它的电和磁分量)就趋向于零,大道无为

但它的标势是守恒的,

并且是实在的——它们具有物理学效应。

由于特斯拉波的这种特性,

因此可以解释包括哈奇森效应在内的大量未解之谜

哈奇森效应就是由于电磁波的混乱抵消产生了特斯拉波所导致的。
电磁波是横波

标量波是纵波

携带信息却不携带力。(见闻觉知

根据特斯拉的说法,

信息就可以通过共振放大进行传播。

标量的存在已经被近代物理学的创立者所熟知,

但是它们的重要性却整整几代物理学家都没有引起重视。 (无用之用)
尽管J·C·麦克斯韦在1873年提出的电磁学理论既包含矢势也包含标势,

但此后由亥维赛、吉希斯赫兹修正的理论(电磁学标准理论)

并没有把电势和磁势看作是场的物理学实际分量:

在标准的电磁学理论中麦克斯韦方程的标量术语被忽略了。 无为而治

对于各种技术应用而言这是完全满足的,

但它却被忽略了。

由标量所产生的微妙的物理方面的实验效应被忽略了。
这种效应的证据出现在20世纪末,

最早开始于著名的阿哈罗诺夫-玻姆效应,

在这里分别代表场的电和磁分量的“E”T “B”为零(意味着场不传输实际的力),

而其势不为零。

这种“无力”的场实际上对带电粒子的运动产生真正的和可测量的效应。

甚至在宇宙史中标量场都是基本的。

斯泰因哈德特和围克的循环宇宙学

把宇宙基本的和实际量仅有的永恒特征看作是一种标量场。

正是由于从这种场脱出,

存在于宇宙某一给定周期的粒子和能才出现,

也正是由于进入这种场,

在那一周期结束时它们才消失。 当处生灭)  

标量具有自身的独特性质,

这种独特的性质使它们能创生那种相互关联, (万法一体)

而这种相互关联导致了令人困惑的相干形式的产生。
根据特斯拉的以太理论,

标量纵向传播,

允许线性波前相互叠加而不是相互贯穿。

正因为能够互相叠加,因此就可以通过共振进行信息的放大。

由标量产生的干涉波图样是所谓的“薛定谔全息图”——它们保持着相信息。

如同所有全息图一样,

这种信息以一种分布的形式存在于全息图的所有点中。  (阿赖耶识,档案库)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一定的、可以想象的广阔范围内产生相干性的相互关联几乎是瞬时的,

也就是说,

物质穿越时空,

也是可以做到瞬时的。  (于一念倾)
最后,

根据特斯拉的理论,

标量波的传播速度(更严格地讲,是通过真空标势的驻波传播激发的速度)是可变的:

它与波的特定频率的平方根成正比。

在高质量密度区域——

在恒星和行星内或近恒星和行星——

这尖波扰动可以超光速传播!
这最终解释了这样的事实:

在宇宙中准瞬时的相互关联,

和由此而产生的相干性即使在天文学距离上也能出现。

标量在真空中传播和干涉,

因而由它们携带的信息影响到激发真空基态的事物。 (唯识所变)

对粒子和事物自身而言,

这就相当于从真空的全息图上“读取”信息。  (周遍法界,含容空有)

正是这种积极的读取过程在加上可理解为“内构成”接受到它的那些物。

从字面上把信息理解为“内构成”

接受到它的那些事物的思想可能是令人惊异的——

我们仍习惯于把信息看作是抽象的或概念性的东西——

但它有一种合逻辑的解释。

这种信息,

可能包含了构成了人类DNA和星球系统的全部信息

在一些人看来这是上帝的信息数据库

因为在宇宙以太扰场波的带载作用下

特斯拉波的确可以通过超光速传递这些强大的信息
空间的某一区域可能会没有物质存在,

但是它决不可能没有能量存在——

严格地说,

决不可能没有携带能量的场存在。    (空不异色)

无物质的空间充满着各种复杂的场。

它们是量子真空中延伸到整个空间的能量海中的场。

真空的能量是内在地不可观察的(尽管它们有可能观察到的效应);(不可思议)

因此它们叫“虚”能。   (自性、本体、阿赖耶识)

虚真空能量围绕它们的零点基线值涨落,

即使在温度为绝对零度时也很活跃。(一念不觉,而有无明)

 

因此,

它们被称之为零点能或ZPE

而它们的场就叫做零点场或ZPF。

其实就是以太扰场波。

作为一种充满虚能的物理介质的时空概念逐渐出现在20世纪的进程中。

在20世纪初,

人们坚信空间充满了一种不可见的能量场

该能量场当物体通过它运动时会产生摩擦,

从而使之变慢。

这就是以太理论,

扰场就是以太场,

扰场波就是运动的以太粒子流。  (意念)
在20世纪下半叶发展起来的统一理论中,

关于真空的概念从空无一物的空间转变为携带电磁零点场的媒介。

量子场理论中零点电磁真空又发展成更复杂的“费米子真空”或狄拉克海。(香水海)

最后,

在“大统一”和“超大统一”理论中费米子真空本身又转化为更复杂的“统一真空” ——

使它们成为“物质的”那种东西——

都被认为是由与弥漫于宇宙中的场,

被看作是一种标量场或“希格斯”场的相互作用产生的  (色不异空)

粒子与该场的相互作用越强烈,

其质量就越大。
有充分理由假设,

宇宙的零点场(以太扰场)携带着有意义的信息。

我们知道,

作为宇宙中所有物质——普通物质、暗物质、暗能量——的基础,

存在着被称之为量子真空的非常广阔的虚能区域。

在该能量区域内处处存在的场——零点场——    (遍一切处、含容空有)

与物质(假设也与暗物质和暗能量)相互作用,

并创生了延伸至整个时空的相互关联。  (万物一体)
在真空的虚能和居住在时空世界中的粒子之间显现出越来越多的相互关联。

在1960年代P· 狄拉克证明,

费米子场(物质-粒子场)的涨落会产生一种真空极化, (意念影响物质)

因此该真空会影响粒子的质量、电荷、自旋或角动量。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

大约在同时A·萨哈罗夫提出,  (地水火风)

相对论性现象可能是由于带电粒子对零点场的屏蔽而在真空中诱导的效应的结果。
此后在1970年代,

P·戴维斯和W·恩罗提出了辨别零点场中的匀速运动和加速运动的假说。

匀速运动不会扰动零点场,

使之保持各向同性(在所有方向上都相同),

而加速运动以及共振加速会产生一种热辐射,

它将打破零点场在所有方向上的对称。

1990年代,

根据这一前提人们提出了许多解释。

这些解释已经超越了被认真研究并得到确认的“经典的”卡西米尔力和兰姆移位。
卡西米尔力是众所周知的。

在两个紧靠在一起的金属板之间真空能量的某些波长被排斥在外,

因而相对于金属板外侧的真空能量它降低了其能量密度。

这种不平衡就产生了一种压力——卡西米尔力——它把金属板向内侧推,

使它们更靠近。

“兰姆移位”是另一种被认真研究了的真空效应,

它由绕核旋转的电子从一个能态跃迁到另一个能态时发射出的光子所显示的频率移动形成。

这种移动是由于光子与零点场的相互作用。

 

还发现了更进一步的效应。

H·普瑟夫B·海奇和其合作者声称,

惯性力、万有引力、和甚至质量都是带电粒子与零点场相互作用的结果(真妄)

普瑟夫还注意到,

绕原子核旋转的电子不断地辐射能量,

因此它们如果不从真空中吸收能量子以抵消在轨道运动中失去的能量,

那么就会越来越靠近原子核。

这就意味着,

除了惯性、引力和质量,

原子的稳定性也是由于与量子真空的零点能相互作用的结果。

零点场(以太扰场)是基本的。

没有它时空中就不可能存在由稳定原子构成有物质,  (清净圆明体)

自然界的基本定律和力也将完全是不同的形式。
真空的零点场(以太扰场)既具有电磁分量,

也具有非电磁分量。

后者是由于真空的电势和磁势产生的;

它的形式是驻波的静电场形式。

这一标量场不传播能量的明显形式,

但它会影响带电粒子的运动。

把它命名为Ψ场。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
我们知道,

宇宙中的所有事物,

无论是量子还是星系,

都存在于量子真空的能量海中。如果没有物质,

量子真空就处于基态

它没有被扰动。    (本自清净、本不生灭、本无动摇、本自具足、能生万法)

 

物质的存在扰动了它:

正如物理学家所说,

它“激发”了真空。

这种扰动在真空能量海中“制造波浪”,

它非常类似于一个小石子或一艘船在池塘中或海洋中制造波浪一样。

这些波浪从产生的起点向外扩散,

从而与其他波相互作用。

干涉波图样显示了产生这些波的扰动的轨迹;

更严格地讲,

它们携带了有关信息。

这些信息在扰动形式中被携带:

它们在整个干涉波图样中传播,

并能在任何一点都被读出。  (神明记识)

这是我们通过具有传统全息图的我们的经验知道的。
可见研究这种神奇的特斯拉波

也就是电磁纵波

将会开启无线输电技术的新纪元
光子墙很可能就是通过特斯拉波这种纵波,
使得以太网扰场晶格粒子密度和振动频率提高到一定程度形成的,
有密度还不行,
频率还必须要高,

才能激发规模更加庞大的共振,

这样才能产生像费城实验那样穿越时空的光子墙,
当然也只有特斯拉波这种纵波。

才能让以太网晶格粒子振动频率和密度同时提升的。

来源:网络

本站多为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可联系作者标量波挠场研究 » (转)超光速的特斯拉波、标量波与电磁纵波
喜欢(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好,欢迎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