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观测到的特斯拉线圈overunity现象,曲线明显

一直想测试特斯拉线圈发送端和接收端共振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像特斯拉说的,接收端的能量比发送端的能量还要大这个现象。苦于高频信号(我的频率在5M左右)测量的难度,一直未做,后来经多方询问,终于找到一种用示波器测量高频信号的电压和电流的方法,并用示波器的math功能,直接将二者相乘,得到功率曲线。其实测电流的曲线也是电压信号,我在回路里串了一个0.47欧姆的电阻,不影响功能的电阻,测量这个电阻两端的电压信号再除以这个阻值,就是其电流。最后得到两个差异明显的图,实时功率曲线差异明显。那个初次级比1:4是这次试验所用的线圈的配置,初次级比影响不是很大对螺旋线圈来说,至少没发现太大的影响,还是初次级比高一些更好。次级线圈和波长之比1:4应该更重要一些。

测量的结果显示,我在接收端负载上的功率比信号发生器给出的还要大,应该能说明点问题了。如果哪位大神觉得测量有失严谨,还希望能提出改进测量的方法,使测量结果更准确。我先将我的测量接线示意图附在下面: 我观测到的特斯拉线圈overunity现象,曲线明显

发送端和测量端的曲线颜色定义:浅蓝色,电压信号(ch1);黄色,电流信号(ch2);红色,相乘的信号(ch1*ch2)。 发送端的曲线如下所示:

我观测到的特斯拉线圈overunity现象,曲线明显

接收端的曲线如下所示: 我观测到的特斯拉线圈overunity现象,曲线明显

2014.9.13

文章来自标量波技术研究网:www.scalarwave.cc,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多为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可联系作者标量波挠场研究 » 我观测到的特斯拉线圈overunity现象,曲线明显
喜欢(1)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好,欢迎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