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梦访民科之神尼古拉·特斯拉 – 标量波挠场研究
非常荣幸翻译的Meyl教授的《DNA与细胞共振》一书中文版在德国出版发行!

(转)梦访民科之神尼古拉·特斯拉

特斯拉 gpufo 2300℃ 0评论

2016-07-11 造就 造就

转自微信 造就 公众号

感谢朋友 Mercury 提供文章资料。
 
 
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上世纪伟大的发明家、物理学家,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与争论。有人将他奉为科学大神,也有人贬斥他鼓吹伪科学的“民科”。
 
本文作者以特斯拉生前接受《Immortality》杂志的采访为基础,对他进行了一次假想式的采访。
 
在这篇脑洞大开的“访谈”中,尼古拉·特斯拉告诉记者“约翰·史密斯”:一切皆是光。其中一束光是国家的命运,而在那伟大的光源即我们所见的太阳之内,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光线。另外别忘了:有史以来凡是活过的人都死了。
 
 

 
 
 
 
记者:特斯拉先生,宇宙过程参与者的殊荣都归您所有。您究竟是谁?
 
特斯拉:问得好,史密斯先生。我会尽量给出准确的答案。
 
记者:有人说您来自克罗地亚一个名为利卡的地区,那里除了乡民,还有成长中的树木、岩石和星空。人们说,您老家的村庄因山花而得名,说您出生的房子旁边是森林和教堂。
 
特斯拉:对。我为塞尔维亚族的出身感到自豪,为有克罗地亚这片故土感到骄傲。
 
记者:未来学家说,20世纪和21世纪都诞生于尼古拉·特斯拉的头脑之中。 因为他道破了一个伟大的天机:恩培多克勒的四大元素可以用以太的生命力加以浇灌。
 
特斯拉:是的,这些都是我最重要的发现。但我是失败的。我没有成就最伟大的事业。
 
者:那是什么事业,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我想照亮整个地球。要让世上的电力足以形成第二个太阳。赤道上空将有光亮照耀大地,就像土星环一样。
 
人类还没有为这样的伟大与善意做好准备。在科罗拉多州斯普林斯市,我让电浸润了整片大地。我们还可以浇灌其他能源,就像积极向上的精神能量。它们存在于巴赫或莫扎特的音乐中,或是伟大诗人的诗句中。
 
地球的内部也有欢乐、和平与爱的能量。泥土中长出的花朵,我们从地里收获的食物,以及构成人类家园的所有事物,都是它们的神采。
 
我花了很多年,思考这些能量如何为人类所用。玫瑰的娇艳与芬芳可以入药,阳光可以果腹。生命的形式无限多样,科学家的天职就是找出生命的每一种物质形式。有三件事至关重要。我所做的一切都为寻找它们。我深知难以如愿,但不会放弃。
 
 

 
 
 
 
记者:哪三件事?
 
特斯拉:一是食物——不论来自星空还是大地,什么样的食物能充众人之饥,什么样的酒能解众人之渴,让人们在心内欢呼,明白自己就是上帝?
 
二是摧毁人生的邪恶与苦难。有时,它们是太空深处的一种流行病。在这个世纪,疾病从地球传向宇宙。
 
其三,宇宙中存在“过量之光”吗?我看到一颗恒星,无论何种天文和数学规律,都预示着它的消失,但它却纹丝不动。它就在这个星系,其光线密度之大,可以装进比苹果还小、比太阳系更重的圆球里。
 
宗教和哲学教导我们,人人都可以成为基督、佛陀和琐罗亚斯德。我要证明的事更加癫狂,几不可及——在这个宇宙中,让每一个生命都生而为基督、佛陀或琐罗亚斯德。
 
我知道,飞行所需的一切都受重力的牵制,我的目的不是制造飞机或导弹,而是教人们重新找到自己的翅膀……我还想唤醒空气中蕴藏的能量。
 
那是能量的主要来源。空间不过是物质未被唤醒的表现。这个星球上没有真正的“空间”,宇宙中也没有。天文学家所谓的黑洞,是能量和生命最强大的来源。
 
记者:在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酒店(The Waldorf Astoria)的三十三楼,每天清晨,鸟儿都会飞到您房间的窗台上。
 
特斯拉:面对飞鸟,人类一定有些伤感。因为人类也曾拥有翅膀,真实可见的那种!
 
记者:从小时候在斯米连长大的时光,一直到现在,您就没有停止过飞翔!
 
特斯拉:我曾想从屋顶飞下,结果却摔得不轻:儿时的计算并不可靠。但记住,青春的翅膀拥有生命中的一切!
 
记者:您可曾成家?我们从未听说您仰慕爱情,或仰慕女子。从照片上看,年轻时的您是位英俊的男子。
 
 

 
 
 
 
特斯拉:对,我未曾成家。多情与无情是两条路。核心是让人类生生不息。对一些人而言,女性能培育和巩固人类的活力与精神。对另一些人,独身也能达到同样的目的。我选择了第二条路。
 
记者:您的仰慕者觉得,您不该攻击相对论。您说物质没有能量,这很奇怪。处处都充斥着能量,那它们在哪儿呢?
 
特斯拉:先有能量,然后才有物质。
 
记者:特斯拉先生,这就像您说的,您是由父亲所生,不是您自己出生的。
 
特斯拉:没错!那宇宙的诞生呢?物质诞生于最原初、最永恒的能量,即我们所知的光。先有了光,再有恒星、行星、人类,以及地球和宇宙中的一切。光的形式无穷无尽,它的表现形式之一就是物质,所以说,能量比物质更古老。创世定律有四条。
 
第一,所有无法用思维理解、或者用数学衡量的,匪夷所思的黑暗轮转,其中就装载着整个宇宙;第二,黑暗是光的本色,黑暗穿过一个无可名状的疆域,就转化成了光;第三,光有转化成物质的必要;其四,宇宙无始无终。前三条定律永远都在上演,创造是一个永恒的过程。
 
者:您反对相对论,甚至于在自己的生日派对上,发言驳斥它的创立者。
 
 

 
 
 
 
特斯拉:记住,那不是什么时空弯曲,是人类思维无法理解无限和永恒!如果那位创立者真能明确理解相对论,他就能不朽,如果他高兴的话,连肉体都可以不灭。
 
我是光的一部分,而光也是音。它充满了我的六种感官:我能看到、听到、嗅到、尝到、触到,也能想到。想即是我的第六感。光的粒子是书写下来的音符,一道闪电是一支奏鸣曲,千百个电球就是一场演奏会。我为这场演奏会创造了球状的闪电,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冰峰都能听到它的声音。
 
毕达哥拉斯和数学,这两件事神圣不可侵犯。数字和公式是天体的音符。假如爱因斯坦能听到这些声音,他绝不会创立相对论。这些声音向意识传递着讯息,告诉我们生命拥有意义,宇宙存在于完美和谐之中,宇宙之美是创世之因,也是创世之果。
 
这音乐是天堂的永恒循环。最小的那颗恒星也完成了谱曲,成为天体交响乐的一部分。人类的心跳也在地球的交响乐之中。牛顿认识到,秘密存在于几何排列和天体运动之中,认识到宇宙中存在至高无上的和谐定律。但时空弯曲纯属混沌,混沌不是音乐。爱因斯坦是喧哗与骚动时代的报幕员。
 
记者:特斯拉先生,您能听到这种音乐
 
特斯拉:我时刻都能听到。我的灵性之耳大如头顶的天空。我的自然之耳如雷达般灵敏。相对论说,两条平行线相交于无穷远处。在那里,爱因斯坦的时空弯曲会抻直。音乐一旦被创造出来,便恒久不变。它可以从人的思维中消失,但会在沉默中永续,那是人类最伟大的力量。
 

我并不对爱因斯坦先生心存芥蒂。他是个善良的人,做着善良的事,其中一些也将融入这种音乐。我会写信给他,向他解释以太的存在,是以太的粒子保持着宇宙的和谐、生命的永恒。

 

 
 

 

记者:请您告诉我,什么情况下,天使才能适应尘世?

 
特斯拉:有十个条件,请记好。
 
记者:您说的每一个词我都会记下,亲爱的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第一个条件,高度的使命感和任务感。要很早就能感知——最多模糊一点。我们不用假谦虚:橡树知道自己是橡树,一旁的灌木也知道自己为灌木。我十二岁就确信自己要去尼亚加拉大瀑布,童年时就知道我将来会有哪些发现。我大部分的成就都是如此,虽然当初并非一清二楚……
 
第二个条件是决心。尽一切所能,不遗余力。
 
记者:第三个条件呢,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将所有的生命和精神能量运用到劳动中,由此净化人类的众多影响和需求。因此,我从不曾失去什么,只是一味地获取。
 
所以每一个日夜我都在享受中度过。请写下来:尼古拉·特斯拉活得很快乐……
 
第四个条件是用工作调整身体这架机器。
 
记者:这是什么意思呢,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机器需要维护。人体是一台完美的机器。我了解我的电路,知道什么对它有益。几乎所有人都吃的食物,于我而言是有害且危险的。有时在我的观念中,世界上所有的厨师都在密谋害我……你来摸摸我的手。
 
记者:是冷的。
 
特斯拉:是的。血流可以控制,我们身边的很多过程也都可以。年轻人,你为什么害怕起来?
 
 

 
 
 
 
记者:我想到马克·吐温的《神秘的陌生人》,那本受您启发而写的,美妙的撒旦之书。
 
特斯拉:用“路西法”这个词要更优雅些。吐温先生喜欢开玩笑。年轻时,我就曾看他的书自我治愈。后来我在这里和他相见,提起那件事,他竟感动落泪。他成了我的朋友,经常来实验室玩。
 
有一次,他想尝试一台依靠振动激起幸福感的机器——偶尔,我会发明一些东西以供消遣,这就是其中之一。我警告吐温先生,不要用太久。他不听,很久才放开,最后只见他提着裤子,箭一般地冲向洗手间。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笑的情景了,但我忍住没笑。
 
要调整身体的电路,除了食物,梦境也很重要。经过长时间让人筋疲力尽的工作,在投入了超乎常人的精力之后,只要一个小时的睡眠,我就能彻底恢复。我拥有管理睡眠的能力,可以在自己指定的时间睡着并醒来。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事情,我会强迫自己在梦中思考,进而找到解决办法。
 
 

 
 
 
 
特斯拉:适应的第五个条件是记忆。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对世界的认知,在生活中获得的知识,都储存在脑海之中。而我的大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就是在特定时刻,挑选出我所需要的东西。一切都触手可得。尽管取你所需。
 
我们曾经看到、听到、读到和学到的一切,都以光之粒子的形式伴随我们左右。对我来说,这些粒子都是顺从而忠诚的。歌德的《浮士德》是我最爱的一本书,学生时代,我就会背诵德文版,现在依然记得。那些发明在我“脑海”中装了很多年,直到后来才逐一实现。
 
记者:您经常提到“示现”的力量。
 
特斯拉:我所发明的一切,可能都要感谢“示现”。生活中的事件,以及我的发明,都真实地呈现在我眼前,以景象或物件的形式出现。年幼时不懂,还感到害怕,但后来我学会了利用这种能力,把它作为特殊的天赋和才能。我培育着它,小心守护着它。
 
我还用这种能力,对大部分的发明作了修改完善,并在脑海中解答复杂的数学公式。凭借这样的天赋,在西藏我能获封活佛的称号。
 
我有完美的视力和听觉,我敢说,比别人都强。我能听到两百多公里外的雷鸣,我能在空中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颜色。我从小就有超常的视力和听力,后来又进行了有意识的开发。
 
 

 
 
 
 
记者:少年时代,您曾几次身患重病。这种患病的经历是否也是适应的条件之一?
 
特斯拉:是的。疾病通常是因为缺乏放空,或是缺乏生命的能量,但通常也能帮助身心净化积累起来的毒素。偶尔受苦是有必要的。多数疾病的根源都在精神之中。因此,精神可以治愈大多数疾病。
 
我念书时,得了当时肆虐利卡地区的霍乱,之所以能痊愈,是因为父亲终于肯让我去学技术,而我将技术视为生命。对我来说,“示现”不是疾病,是思维透视到地球三个维度以外的能力。
 
我毕生都有这样的能力,我接受了它们,就像接受身边一切现象一样。儿时的一天,我和叔叔在河边散步,我说:“水里会跳起一条鳟鱼,我扔一块石头,就能把它劈成两段。”结果一切如我所言。害怕与惊讶之间,叔叔用拉丁语大叫:“撒旦退却!”他受过教育,说拉丁语……我在巴黎目睹母亲离世。
 
当时空中充满了光明与音乐,飘浮着美妙的生灵,其中一个是慈母般的形象,她看着我,充满了无限爱意。这个情境消失的时候,我知道母亲已经不在。
 
记者:适应的第七个条件是什么,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知晓如何将精神和生命的能量转变成我们想要的东西,并能控制所有的感情。印度教徒称之为昆达利尼瑜伽。这些知识可以后天习得,但需要多年时间;也可以与生俱来。在我而言, 大部分都与生俱来。
 
与它们最密切相关的是一种性能量,宇宙中最普遍的能量。女性是这种能量、以及精神力量的大盗。我一直明白,并十分警惕。就我自己而言,我创造出了我想要的东西:一个有思想和精神的机器。
 
记者:第九个适应条件呢,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如果可能的话,每时每刻,都不要忘记我们是谁,为何出现在地球上。伟大的人们抗争着疾病、穷困,以及社会的愚蠢、误解、迫害给他们带来的伤害。尘世有很多堕落的天使。
 
记者:第十个适应条件呢?
 
特斯拉:这个格外重要。请写下来:特斯拉先生游戏一生,且乐此不疲。
 
记者:特斯拉先生!这跟您的发现和工作可有关系?它们也是一场游戏?
 
特斯拉:是的,亲爱的孩子。我太喜欢研究电了!每次听说那个盗火的希腊人的故事,我都会胆战心惊——一个关于把人活活钉在悬崖上和老鹰啄食肝脏的可怕故事!
 
难道宙斯家也缺闪电?难道给人类施舍一点点火会有损祂的神威?恐怕这里头有些误会……闪电是最美的玩具。别忘了标注出来:尼古拉·特斯拉是发现雷电的第一人。
 
 

 
 
 
 
记者:特斯拉先生,您刚刚在谈天使适应尘世的事。
 
特斯拉:是吗?都是一回事。可以这样写:他敢于拾起因陀罗和宙斯的特权。你能想象吗?其中一位神明穿着正式的晚宴西装,戴着礼帽和白色棉手套,为纽约市的精英们预备着雷电、大火和地震!
 
记者:我们的幽默深受读者喜爱。但您说,您的发现,那些惠及千秋万代的发现,都是一场游戏,这让我不解。很多人都会为此皱眉吧。
 
特斯拉:亲爱的史密斯先生,问题在于,人们太过严肃。不然他们会更快乐、更长寿一些。中国有句谚语: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那我们再说说读者认为重要的事吧,这样他们就不会皱眉了。
 
记者:他们很想听听您的哲学理念。
 
特斯拉:生命是一种必须掌握的节奏。我能感觉到这个节奏,引导它、呵护它。它给了我所有的知识,让我感激不尽。世上生活的一切都存在深刻而美好的联系:人与星辰,变形虫与太阳,心灵与无限多个世界的循环。这些联系牢不可破,但可以驯服与和解,用以创造新的联系,又不违背旧的。知识来自空间;视力是我们最完美的工具。
 
我们有两只眼:一只属于尘世,一只属于精神。合二为一是最好的。宇宙活在它所有的表象之中,就像一头思考的动物。石头也是会思维的有情众生,一如植物、野兽和人类。
 
一颗闪耀的星星乞求我们的目光,人类若不是如此自大和自我陶醉,本可以听懂它的语言和讯息。人类的呼吸要遵从宇宙的呼吸,人类的眼耳要遵从宇宙的眼耳。
 
 

 
 
 
 
记者:听您说这些,我想到的是佛教典籍或者道教理论。
 
特斯拉:没错!这意味着一直以来,人类都掌握着普遍真理。按照我的直觉和经验,宇宙只有一种物质,以及一种至高无上的能量,其中蕴藏着无限的生命表现形式。最美好的是,一个秘密的发现会解开另一个秘密。
 
人们无处藏身,它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只要有情感的纽带,它们就会奔我们而来。世上的苹果千千万万,但牛顿只有一个。他只求有一个苹果能落到他跟前。
 
记者:可能开头就该问您:亲爱的特斯拉先生,对您来说,什么是电?
 
特斯拉:一切都是电。先是有光,从这个无尽的源泉中涌出物质,并以各种形式分布开来,代表了宇宙和地球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黑暗是光的真面目,只不过我们无从理解。
 
对人与其他生物而言,这是伟大的恩典。其中一种粒子拥有光能、热能、核能、辐射能、化学能、机械能,外加一种未知的能量。它让地球在轨道中运转。这才是真正的阿基米德杠杆。
 
记者:特斯拉先生,您对电太过偏袒了。
 
特斯拉:电就是我。换言之,我就是电在人类中的存在。你也是电,史密斯先生,只不过你没有意识到罢了。
 
记者:您敢于接触一百万伏的电压,是否就是因为此?
 
特斯拉:就像园丁被他的香草攻击,那会是多么荒谬。人类身心皆有大量的能量;在我的体内,绝大部分都是电。每个人的能量都不尽相同,构成了人类的“自我”或“灵魂”。
 
对其他生灵而言,植物的“灵魂”本质上即为矿石和动物的“灵魂”。心灵的运作和死亡皆以光的形式体现。年轻时,我的眼珠是黑色的,现在变成蓝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流逝,心灵日渐强大,它们也更接近白色。一天早上,一只鸽子落在我的窗台,它想告诉我,它快死了。光芒从她的眼中射出。我从未在任何生灵的眼中看到如此强烈的光芒。
 
记者:您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提到,您生气或身处险境的时候,会有闪耀的光、火焰和闪电。
 
特斯拉:那是心灵的放电,或是危险的警告。光与我总是形影不离。26岁时,旋转磁场的发现和异步电机的发明让我一举出名,你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吗?
 
在布达佩斯一个夏日的黄昏,我和朋友一起看日落。千万团火焰呈现出千万种色彩,在空中旋转。我想起浮士德,背起了他的诗歌,然后,仿佛在一片雾气之中,我看到了旋转的磁场,以及异步电动机。我在太阳中看到了它们!
 
记者:酒店的服务人员说,闪电的时候您会一个人待在房间,自言自语。
 
特斯拉:我在跟闪电和雷声交谈。
 
记者:和雷电交谈?用什么语言,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主要是我的母语。有文字也有声音,尤其是诗歌,诗歌会更应景。
 
记者:如果您能进一步解释,读者们一定会很感激的。
 
特斯拉:声音不仅存在于雷电之中,也存在于向光亮和色彩的转变之中。颜色是可以听到的。语言就是文字,这意味着它们来自声音和颜色。每一道雷电都不一样,都有各自的名字。我用自己至亲的人、或仰慕的人给它们命名。
 
 

 
 
 
约万·约万诺维奇·兹迈
 
在天空的电闪雷鸣之中,住着我的母亲、姐姐、哥哥丹尼尔,诗人约万·约万诺维奇·兹迈(Jovan Jovanovic Zmaj)和历史上其他的塞尔维亚人。以赛亚、以西结、达芬奇、贝多芬、戈雅、法拉第、普希金这样的名字,以及所有燃烧的火焰都标志着电闪雷鸣的群舞和缠结,给大地带来珍贵的雨水,或烧毁树木和村庄,彻夜不停。
 
雷电是最明亮、最强大的,而且永不消失。它们会重返大地,而我能从千万道闪电中认出它们。
 
记者:对您来说,科学和诗是一样的吗?
 
 

 
 
 
威廉·布莱克
 
特斯拉:它们是人的两只眼睛。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认为,宇宙诞生于想象,只要地球上有最后一个人存在,宇宙就会维系下去。在宇宙的轮转之中,天文学家能把所有星系的行星都收集起来。那是一种等同于光能的创造性能量。
 
记者:对您来说,想象是否比生活本身更真实?
 
特斯拉:它孕育了生命。我受到知识的滋养;我学会了控制情绪、梦境和幻象。我一直珍惜并培育着我的热情。我毕生都在喜乐中度过。那是我幸福的源泉。这些年我的工作量之大,可能够干五辈子的,正是它,给予我帮助。夜间的工作妙不可言,因为有恒星的光芒,有更加紧密的关联。
 
记者:您说我就像所有生命一样,也是光。这让我受宠若惊,但坦白说,我不太明白。
 
特斯拉:为何非要明白,史密斯先生?只要相信就够了。一切皆是光。其中一束光是国家的命运,而在那伟大的光源即我们所见的太阳之内,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光线。另外别忘了:有史以来凡是活过的人都死了。他们转化成光,如此继续存在。秘密在于,光的粒子能把他们恢复到原有的状态。
 
记者:这就是复活!
 
特斯拉:我更喜欢称之为:回归之前的能量状态。基督和其他一些人知道这个秘密。我设法把人类的能量保存下来。它是各种形式的光,有时就像天堂之光。我不为自己而寻找,只为全人类的福祉而寻找。我相信,我的发现让人们活得更加轻松惬意,并将他们引向精神和道德之路。
 
记者:您觉得时间可否废止?
 
特斯拉:不能,因为能量的第一大特性就是转换。它处在永恒的转换之中。尘世生命之后的意识还能保存,这是可利用的事实。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都存在生命的能量;其中之一就是不灭,其源头在人类之外,等待着人类。宇宙是精神的;而我们只占一半。
 
宇宙比我们更加道德,因为我们不懂它的本质,也不知如何让生活与之协调。我不是科学家,但科学也许是最佳途径,帮助我解决那些始终困扰我、让我昼夜苦思冥想的问题。
 
 

 
 
 
 
记者:是什么问题?
 
特斯拉:瞧你,眼睛一亮!……我想知道的是:当太阳熄灭的时候,流星会怎样?在这个或其他的世界,恒星如灰尘或种子般陨落,而阳光散落在我们的脑海中,在许多生灵的生活里,重生为新的光或宇宙风,散落于无垠之野。我知道这包含在宇宙的结构之中,不可避免。但关键是,这些恒星和太阳,即便是其中最小的那个,也留存了下来。
 
记者:但是,特斯拉先生,您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就包含在宇宙的结构之中!
 
特斯拉:当人类受到冲击的时候,他的最高目标必是向流星奔去,并试图捕捉它;要明白,他的生命就由此而来,并因此得到拯救。人类最终是能抓住星星的!
 
记者:到时会发生什么呢?
 
特斯拉:创世主会笑着说:“正是因为你的追赶和捕获,她才会陨落。”
 
记者:这难道不是宇宙之痛的反面吗?您常在著作中提及,但宇宙之痛究竟是什么呢?
 
特斯拉:不是的,因为我们在地球上……这是一种疾病,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因此,还有许多疾病,苦难、罪恶、悲惨、战争,以及其他一切让人类生活变得荒诞而恐怖的事物。
 
这种疾病无法完全治愈,但觉知会让它变得不那么复杂和危险。每当亲近的人受到伤害,我都会感到切肤之痛,因为我们都有同样的肉体,而我们的灵魂之间有着牢不可破的联系。有时,我们被难以名状的悲伤所吞没,也许是因为地球的另一边,有孩子或慷慨的人死去。
 
有时,整个宇宙都厌倦了它自己,厌倦了我们。一颗恒星的消失,一颗彗星的出现,对我们的影响都超过我们的想象。地球生物之间的联系更为强大,由于我们的感受和想法不同,鲜花或绽放,或静静凋落。要治愈自身,就要懂得这些道理。
 
良药就在我们心中,同时也在生灵心中,这个生灵,我们称之为宇宙。
 
翻译:雁行
来源:FREEDOMTEK

转载请注明:标量波挠场研究 » (转)梦访民科之神尼古拉·特斯拉

喜欢 (7)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