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英文原版下载:

http://pan.baidu.com/s/1qX1JsL2

翻译的中文版下载链接(148-263):

http://pan.baidu.com/s/1jGQIxYe

写在前面:

1、感谢ID为美洲雕的朋友提供英文的原版pdf文件。

2、因为页数太多,总共475页,从头翻译周期比较长,所以把个人认为比较重要的章节先行翻译了,这次翻译的页数为148页 – 192页,阐述关于VTA类设备的磁共振方面的内容;

 

3、中间有2页(150,151),作为引用的内容,描述大桥实验的,这部分没有实质内容,没有翻译,可以参看原著的相关内容;

 

4、如果有想翻译这篇名为tpu-dsmith的文档的朋友,以及希望先翻译哪部分,哪部分比较重要,有建议的朋友,都可以到我在能量海论坛发布的那个帖子下面回帖,给出您的建议。

 

帖子地址:http://energysea.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311&extra=page%3D1

 

148页起:

 

制造音乐

我们的工具:磁场

佛洛依德 斯威特 真空三极管放大器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和别人考虑斯威特 VTA不同的是,我不相信它有3个线圈,或者在所有轴上有3线圈(阿什利 格雷版本)

 

如果我们仔细倾听斯威特和贝蒂尼解释的话,我们不得不首先用某一个独一无二的频率撞击磁,进而使它进入到磁共振状态。当我第一次听说这话,在我头脑中一盏灯泡亮了,并且已经在TPU,MEG,Flynn SSG和其他的也许看起来不相关的卡帕纳泽和史密斯装置 之间建立起稳固的联系!!!磁共振是这些技术共同具有的。把所有这些牢记于心,这意味着TPU MEG和Flynn SSG是磁共振体现的更精致的设计,而卡帕纳泽和史密斯装置显得相对简单一些的设计。。。为忠于基本原理,史密斯装置和卡帕的很像,都没有一个核心(比如磁芯),(或者卡帕和史密斯相似,但是卡帕附加有一个核心)。

这意味着所有的这些设备MEG,TPU和Flynn SSG不是磁开关,而是“磁共振”效应的精妙的体现。磁共振是自由能源的关键。

这个“磁共振”是什么名字呢?我不记得在学校学过它,高中或者大学。我心里唯一记得的就是LC电路的共振和在空心变压器(特斯拉线圈)里面的共振能量传输。如果我所知道的共振实际上只是“电共振”,那么磁共振是什么呢?我对它探索是如此的少,我们必须珍爱这我们仅有的一点点。我们学习知道这是非常老的技术!甚至一个世纪之前那么老!那么为什么他妈的我们在课本里面找不到?这是个好问题。

在复制VTA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了一些惊人的东西,那就是一个磁铁或线圈的磁场开始在一个明确的频率震动,就像佛洛依德 斯威特实际上指出来的。我坚持我的立场并且排斥佛洛依德 斯威特关于“他的设备工作的原因和方法”的解释。我发现我自己反驳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所谓的“磁域”和“核原子”。我认为那是错的,不接受这一点。首先“磁域”除了是解释铁磁性金属磁性的理论外什么都不是。我们设想一片金属,有非常小的磁铁构成,分成到“域”,这是个想象的在金属里面互相划分的界限,并且具有剩余的具有随机导向的磁性。然后我们相信当我们叠加所有的这些磁场或者在金属里面的微小区域的直觉的矢量,他们加起来是0,因此我们说这个金属没有磁化。如果我们把这个金属放到一个强磁场,这些地区(域)(认为他们像国家)的大多数将会把他们自己按照这个有场方向决定的“风”排列好。当我们关闭外部的场,我们发现这些域的一些仍旧保持在场的方向,这时我们说这个金属已经磁化了。

 

149

 

虽然我不排斥这关于磁性的传统理论,但我们必须确认那只是个理论。。。我没有说那错了,但我也没有说它正确。我说的是它帮助我们理解我们的世界,宇宙和磁。它只是帮助,仅此而已。但是用它来解释VTA,我认为我们有点勉强了。我认为说这些域有一个共振频率是错误的。更可能的是这全部的结构有一个共振频率(所有的域集合起来,不是被他们自己)。

第二是,斯威特的设备磁铁的共振频率是大概12.5Hz,不是在磁铁内部而是它外部!不是磁铁内部的磁共振,而是磁铁外部的磁共振。是场的磁共振!!!

这是我们必须理解的,如果我们真的想理解关于磁共振的异端理论。如果你之前看过“Mythbusters”电视秀,他们有个片段测试“特斯拉地震机器”的神话。在那个片段(点击这)他们计划一个对桥的大规模实验,他们突然意识到这个情况的严重性和重力。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注:中间2页都是对那个桥实验的细节,省略了,下面从152页开始翻译。

 

152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从这里必须吸取的教训是宇宙中所有的物质都具有一个共振频率。每个物体都有个共振频率;包括一个绳子,一个玻璃,一个铁块或者一个桥。这也许难以置信的但是一个线圈或者磁铁的磁场也不例外!这也有个共振频率。这意味着来自一个环形线圈或者一个磁铁的磁场行为表现和质量很像,意味着它也会前后振荡,如果你用某一个击打频率来敲击它,它会振荡。一个磁场具有质量,行为表现像一个“看不见的物体” 这样的想法是惊人的,进一步的给与失败的实验一些力量来开关磁铁的场。问题是这个场太结实了。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一个更精确的关于磁共振的可视体现

153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所产生的想法是,用某种方法,把磁场块引入到一种“机械的”共振的往复震荡,那么它就会“流体化”这个场,那么就会使磁场在被“拨弄”或者“击打”的时候更易受影响。如果你喜欢,让我们设想由玻璃组成的磁铁的磁场线(一个好的选择,透明的不可见)。然后如果我们把磁场引入到“机械的”共振,那么这些磁场线现在就被转变到胶状物。如果我们用一根铅笔挤压这个胶状物,它的反应将会引起更多的能量出来,比我们用铅笔挤压它的还要多。然后这种“胶状物的磁场”就会更可能被卡帕纳泽,史密斯设备,斯蒂芬TPU,比尔登 MEG,Flynn SSG,斯威特VTA里的一根小的(spike)尖状物(可能指的火花)歪曲,会产生比我们用来挤压它的能量更多的能量。至少这是脑中设想的一个方法。

       任何系统只有当它被允许在自然频率震动下才会获得最大的增益。就像当一辆重卡路过你的房子或者公寓的时候,并且窗子开始震动。如果震荡振幅很大,并且频率正好在媒介(在我们这里指玻璃窗子)的共振频率,然后我们使窗子达到了一种剧烈的机械震荡压力,然后如果我们仅仅用我们的手指触碰玻璃,它会直接破碎。我们的磁铁一定是一样的情况。所以为了打破磁场对称的第一步就是通过把它引入到磁共振!

佛洛依德 Sparky 斯威特 VTA最可能的操作原理

       汤姆 比尔登在书中“来自真空的能量-概念及原理”有关于VTA一种实际的真实的陈述,384页图6.5写道:“斯威特真空三极管放大器(VTA)配置”给出了非常清晰的和有远见的证据来支持这个最可能的操作原理:

 

154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问问你自己,如果我们能够从磁铁里磁场的这些震动提取能量的话,它应该在理论上要比我们启动它们的能量要大得多。那么为什么我们应该在一个OU设备中用2个磁铁呢?就像我们在斯威特VTA中看见的那样?用2个磁铁的关键点是什么?

      

       VTA最可能的操作原理通过使两个相同的磁铁互相靠近完成了,然后我们让它们的磁场震荡,以至于在它们之间,(它们之间的空隙),一个驻波形成了。

       一个驻波是那种节点和波腹组成并且位置不变的波。在节点处,波保持静止,并且在波腹中波达到它的最大振幅。一个驻波(例子链接)样式当两列波在媒介中沿相反方向传播时候形成:

 

15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15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在一个相似的案例里面,我们可以得到,由它自己产生的只靠一个波创造的驻波干扰样式,如果它在尾端反射,那么它就返回到它开始的地方,并且产生正向干涉,并且与它自己同相。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个点是为了把磁场线B引入到和“绳子”相似的共振。

在绳子里面的单一频率波是前进的正弦波的样式。从绳子末端反射的波会有个180度的反相,并且叠加到进来的波。正向干涉导致了一个驻波。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实际上在磁铁之间有许多驻波被创造,并且它们的数量与从N极到S极的磁感线个数相同,但是为了简化的原因,我们用一个来代表。实际上这些驻正弦波在3维空间是涡旋状的,从那出来的其他正弦波也是一样的。在整个宇宙没有正弦的形式存在!一个正弦波实际上是3维实体的2维表现。。。这种类型的形变就好像是,当你试着去设想示波器屏幕上出现的动态图形所发生的一样。(示波器里是正弦波,二维图形,而实际空间的场则是3维的)。宇宙不是那样的方式工作的。悲伤的是对很多人来说,我刚才所说的意义不大。所以不用理会我刚才所说的,因为可能会造成混淆,实际上和我们讨论的关系不大(在别的场合非常重要),它只是些精神食粮。

       这个驻波表现就像两个固定磁铁之间的一个移动的磁铁。

 

156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当你观察第一个你也许会注意到收集线圈将“收集”不到任何东西。我同意你的看法。它只是收集线圈的概念表述。实际上在线圈中什么都感应不到,甚至即使我们已经形成了驻波,撞击和尖叫。。原因是什么呢,因为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在被线圈限制的表面区域将不会发生变化。换句话说,如果flux(词典是流动,流出,这里可能指磁感线)只在线圈内变化,什么都不会感应到。根据电磁感应定律,不推翻罗德 法拉第,切割我们的收集线圈的一部分区域的磁感线,一定会随着时间改变,所以如果我们用我们的线圈包围波的所有运动,什么都不会随着时间变化。变化量将会是0 。就像比如我们说一个50厘米直径的线圈,一个非常强大的10厘米直径的磁铁在线圈里面。然后我旋转磁铁,或者波动它,或者振荡它,或者随你怎么动它,只要你不快速翻转它,并且你只能在线圈里面做这些动作,什么都不会发生。什么都不会在线圈中感应出来。所以磁感线必须切割在我们线圈中每一圈的表面区域,或者说磁感线必须在我们的表面区域随着时间在数值或者强度上变化,为了在收集线圈中感应出电流。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即使不是太明显,但是非常简单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将收集线圈划分为2部分或者更多。我们需要区别或者分出驻波的圆周运动。如果我们能够设想在磁铁间的交叉平面并且与他们平行的平面,那么驻波会在这个平面投射出一个圆形。所以通过把这个圆形分割到至少2部分,那么每个部分都会在我们新的收集线圈设计中每一圈的一个表面区域。。。

关于上面图片你还能说的另一个事就是当你通过用一个负载给振荡施加压力时,他们就会最终消退。并且我对你说,你是对的,我同意你的说法。但是我们能做的,是增加另一个线圈,与手机线圈垂直的,目的就是连续不断的激发或者给这个系统增加能量,以至于这些自振荡不会在接上负载或者被“施压”的时候那么容易的就消失了。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将激励/击打/攻击这些驻波通过场B2来振荡B1场线,就像一个吉他手用手或者拨子去拨动吉他弦一样,但是我们必须与系统中的振荡同相来做这件事。这在吉他上用手来做是不可能的,但是通过一个机械方式是可能的,那么就会导致越来越大的声音,并且还有更加剧烈的振荡,毫无疑问会发生琴弦断裂的情况。

 

157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个激励输入线圈只有在一个重负载链接在输出的时候才需要它。

你也许会想输入的能量会随着输出提取的能量而成比例的增加,你是对的。我又同意。但是又另一个“但是”在这里。你看见了我们在这里正在处理一个共振器,所以每个输入信号,我将会与在系统中已经振荡的能量保持同相,因此这些靠它们的天性自我供能的振荡将会累加起来并且和线性增加的输出相比,会呈几何级增加的。

 

到现在为止是不是显而易见了呢?如果你在试着在一个固态发电机中不用移动磁铁而产生电能的话,那么你就把磁铁放在固定的位置,只是移动与收集线圈相关的磁铁的磁场就好了! 那个移动是靠磁共振完成的,意味着我们用在场的共振频率上的输入脉冲来击打这个场。

我们可以在磁铁之间创造许多波节和波腹,那意味着我们不得不为了每一个波腹建造不同的收集线圈,或者在每个波节之后改变绕线方向。(2012.1.1的说明。我不认为是正确的,因为这意味着在每个波腹之后,因为波节所在的中线,磁极会改变)

 

 

158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相信这就是斯威特的意思,通过这句话“canceling the field in layer-like fashion in alternating mode”(“取消掉这个像分层样式的场,在交互模式”)。这些交互的磁极(多极)的层在驻波的交互的波腹被创建,而在波节抵消发生了。

为了简单起见,让我们再次只保留在磁偶极正中间产生的2个波节之间的一个波腹(精确在磁铁本身的几何中心-当然是要在它的材料必须一致并且形状上均匀充磁)。这个是第一个谐波(就是基波)。

两个在VTA固定的两个磁铁之间创建一个驻波主要的关键性的条件:

激励线圈的频率(刺激者)或者说是击打系统磁场的输入信号。更好的是,这个频率应该在均匀坐落在系统磁场里的线圈里面产生。如果我们在输入线圈用正弦波的话,最大的震动幅度是期望的,但是任何其他类型的信号也是能工作的。

 

并且这个振荡必须尽可能的自振荡,通过磁铁中的自振荡。为了把我的意思表达成另一个简单的方式,设想你自己是一个做缸子,玻璃,杯子和碗的陶器工人。试着不用粘土或者陶瓷建造一个杯子,然后当你用叉子,小刀或者任何东西敲击它的话,它会产生一个尽可能持续下去的声音。当你用某物敲击一个杯子、玻璃、缸子。碗灯,它会产生个声音。这个声音就是系统的共振频率。

 

159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只用你的声音或者一个扬声器用这个共振频率来破坏玻璃杯是非常好的例证并且被Mythbusters所证实。现在我们感兴趣的是当玻璃、杯子、碗被敲击时产生的声音如何尽可能的来延长(就像唱歌的碗一样(也被认为是西藏歌唱碗、环形锣,喜马拉雅碗或者株洲锣):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古代的西藏歌唱碗像极了斯威特VTA条件配置好的磁铁

(一个普通磁铁就像普通的玻璃、杯子、碗等等,但是斯威特VTA的磁铁就像西藏的歌唱碗)这是VTA磁铁和普通磁铁之间的差别。

古代的西藏歌唱碗是最显而易见的、简单的、淳朴的、普通的人造OU设备。出来的能量比输入的多。更多的能量以自振荡的形式出来,比它被花费用来击打它的能量。

160页

它甚至不必被击打,只是轻轻的触碰,它就会唱歌,如果它被合理的被建造的话(手工)。

这是我说“自振荡”的时候我的意思。为什么声音会持续的更久呢?因为我们对敲击尽可能特殊的玻璃、杯子、碗感兴趣,并且和我们在玻璃、杯子、碗自我振荡的时候提取的能量相比,我们不用在敲击或触摸的过程中花费太多的能量。

为什么我说OU呢?你可以假设如果你能“压缩”这些声波,并且提取出他们中的所有能量,那么它们马上就会安静下来。这是正确的,但是对这个工作的碗来说,它不得不被轻轻地敲击或者触摸,与自振荡共振频率同相,以至于积极的干涉花样会被建造,以至于自然自我振荡不会在有负载的情况下消退

不是每一个玻璃、杯子、碗会在它的自振荡共振频率唱歌,因此也不是每一个磁铁都是具有在敲击后会保持它自己振荡的能力的。这也可以在汤姆 比尔登的话里看到,我引用:

“磁铁是没用的,因为它不会保持住这个激活状态。磁场变化不超过10%的磁铁是理想的。所以 斯威特在10个里面找了一个或者甚至30个里面找到了一个,能够在初始化后保持在自我振荡状态。”(来自真空的能量–309页)

但是幸运的是,不像玻璃、杯子、碗,磁铁是可以被“条件化的”或者“被改造的”或者“被重制的”或者更加精密地被“重新充磁”,以至于它能够在一旦被敲击后,保持“唱歌”自振荡更加持久一些。这是我们后面的“条件”相位。我相信这是一个特殊的用磁铁共振频率从新磁化的过程,用一个非常奇怪的不常见的独特的用加到线圈上的正弦波从新充磁的过程。一个在两个方向上的重新磁化,不是仅仅一个方向,以至于一个“切力”被创建。因此,至少在理论上,我们的磁铁将会拥有一个更加动态的场,相比于静态的,这个理论是基于一定教育水平的猜测,部分的被汤姆 比尔登提出,我引用:

“那个事实可以应用,事实是创建 场体现出来的是普通的,但是又和普通磁铁的正常行为不同的磁铁,这个磁铁在它们的磁场中产生异常现象。。。(来自真空能量–363页)

它永远不是一个动态的场,它只是磁场的自振荡。它最终会消退的。但是这个过程可以通过输入信号的敲击、触摸来被重新启动。因为这个场不会使物体带来任何类型的摩擦,理论上这些磁场内的自振荡 将会 比 由于声波造成的空气前后移动会产生摩擦的西藏碗 持续的更加长久。

为了确定一个磁铁或磁场的共振频率,我们用一个薄的刮胡刀刀片放在磁铁上面的不平衡位置: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161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些振荡自己发生的。。(自振荡)由汤姆 比尔登报告:

“我也固定了他的其中一个特殊条件下的磁铁24个小时,放了一片薄金属垫片放在了磁铁上的平面上,并且来回连续的摆动,通过移动空气稳定的摆动。当我第二天打开卡子时,薄铁片依旧在磁铁上并且还在振荡,已经在没有任何操作人员输入能量的情况下持续对抗空气阻力连续工作24小时”(来自真空能量–307页)

这和西藏唱歌碗发出的持续声音非常的像!

这个气隙或者说磁铁之间的距离。这个气隙必须非常精确地计算为了使驻波形成。用下面的公式可以完成: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里面:

d–磁铁之间距离,单位m

F(resonance)–是磁铁或磁场的共振频率,单位hz

另一个重要的点是,这个距离不是实际上两个磁铁之间的距离,而是磁铁两极的中心之间的距离。考虑到磁铁的材料是根据磁铁的形状以对称的,精确的样式下被磁化的,磁的两极的中心应该就是磁铁形状的几何中心。比如,如果我们用2个平板的4mm厚的磁铁,我们必须从中心开始计算(一个磁铁的2mm到另一个磁铁的2mm位置):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个气隙距离必须是共振频率半波长的多重倍数,是个整数(共振频率的谐波)。

162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是第二个谐波(树状 波节-1)。非常有趣的是这个图片似乎在Maurice(一个斯威特的助手)的含糊其辞里面有提到,在“图解佛洛依德的8个设计(磁通量流动)”。但是我们感兴趣的是只创建半个波长:(基波)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为什么只有一半呢?因为如果我们产生了准确的基础共振频率,并把它的波长作为2个磁铁的间隙,我们就会有一个平衡的均匀的波动磁场线。一个向上,一个向下。一半的正弦波在一个方向,另外一半的正弦波则在相反的方向。一个波腹完成的工作会抵消掉另一个波腹完成的工作。这个操作导出了另一个VTA的秘密就是我们必须在磁铁间的驻波中创建奇数个波腹(或者偶数个波节)

       如果我们仔细聆听佛洛依德 Sparky 斯威特指出的非常少的部分,虽然少但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发现在确定了磁铁的共振频率后,起初,每个磁铁有着轻微的不同的共振频率,第二点,当我们把完全相同的磁铁互相靠近时,他们的场会互相混合,那么自然共振频率就是这两个的平均值了。

 

163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只有当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的时候,一个驻波才会形成

 

一个关于汤姆比尔登视频里面,佛洛依德说这件事的一部分副本:

“斯威特:你现在必须拿2块磁铁了,对吧?

找出了第一个。。

比蒂尼:孔是多少?(更可能说的是磁铁间的气隙)

斯威特:不,不。首先找出频率是多少。这个自然频率。这个磁共振频率

比蒂尼:用这个软铁条,好的。

斯威特:找到那是什么。对吧?然后,我只是拿这两个磁铁,找到最大点是什么,并且我把它们像这样放在一起。

。。。

斯威特:然后我发现了频率是多少。现在它要做什么,什么就会发生。它将会平均在这个和那个里面的这该死的频率,这该死的共振频率。

比蒂尼:好的。

斯威特:它将会把它平分,对吧?”

如果我们仔细分析录影带,听取他们说的话,我们将会理解斯威特实际上试着给汤姆 比尔登和比蒂尼解释工作原理在录制视频之前。这是一个明显的理性的推理,基于主要由比蒂尼给斯威特的提前的教导、提前构筑答案(错误的答案),当他试着结束他的语句。这只导致了对我们来说很幸运的结论,他们最有可能提前有一个关于VTA背后的工作原理和磁铁的条件的交谈,在录制视频之前。这是对我们来说很幸运的,因为这些“结束宣判吧”的错误答案,给了我们线索和更深刻的简洁关于VTA真正的工作原理。感谢比蒂尼的错误回答:“孔是多大?”我们能够非常确信的说,那个磁铁间气隙实际上是及其重要的,并且在从上面呈现出的,没有合适的关于气隙的测算,驻波将不会形成。我们不能忽视的另一点是,也是比蒂尼的回答“用这个软铁条,是的”。我不是十分确信,但是我想他可能是正在请教关于如何在变压器中复制VTA效应,在变压器里,确定软铁芯的磁共振频率是关键性的对于操作来说(2012.2.4的频率,这是很有可能的),或者另一个很可能的是,他正在针对另一个不是太明显的条件秘密,关于用一个以软铁条为核心的线圈,来重新调节(重新磁化)来增加磁通密度和促进一个更容易的重新磁化。因此共振磁频率会变的,因为我们增加了额外的捕获或者扭曲磁场的东西,会改变系统的共振频率。因此还需要对软铁条的磁共振频率进行额外测算。

       Sparky 斯威特不止一次咒骂的事实对我指出,他不知怎么“精神受创伤了”并且非常的气恼,并且泄气的,因为在他早期开发VTA的时候,在计算的共振频率他没有找到最大的幅度。他可能非常艰难的尝试,并且做了大量测试,失败了很多,最后意识到,正确的频率是两个磁铁的平均。

 

164页

       当心理发泄足够以后,回到我们的VTA。我们不得不再次指出的事实是,我们必须在驻波中有奇数个波腹,因此我们的气隙必须是基频的半波长(在波腹位置最大的振幅)。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用,半波长的整数倍也仍旧工作,但是在波腹位置的震荡幅度将会轻微的减小。

再一次,我发现我自己与在 佛洛依德 斯威特VTA众所周知的,关于在驯化磁铁的时候自由使用任何频率 这个观点上是矛盾的。我发现了很难去相信的,有两个主要原因。我深信不疑的确信VTA通过在磁铁间产生一个驻波来使其工作,因此你不能用你想用的任何频率,因为驻波是不会产生的。驻波只会在共振基频和共振频率的谐波上产生: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那就意味着,在激发线圈(输入线圈)里的输入信号必须是基频频率或者是基频的子谐波。第二点,一定要考虑 只有在奇数波腹的时候,设备才能工作并在收集、功率线圈产生能量这个事实。我们将再次被强迫只使用 共振频率的奇数个子谐波。这就意味着,我们不能使用我们想要的任何频率!我们只能用磁场共振频率的基频或者三次子谐波或者五次子谐波或者七次子谐波或者九次子谐波以此类推。

 

16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在这个实例中,如果磁共振频率是12.5hz,我们将用一个12.5hz的在激发线圈里的输入信号来击打磁铁。因此为了使驻波样式形成,气隙必须是4厘米,8厘米或者12厘米。

       理论上我们能够使用半波长的任意倍数但是实际上,在两个磁极之间的磁耦合会变得太弱因此波的振幅也自然会变弱。

 

 

166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再次,在这个实例,如果系统(2个耦合磁铁)的基础自然磁共振频率是12.5hz,并且在这个实例,我们会选择用25hz的频率(二次谐波)来击打它们,驱动它们或者激发它们,那么为了驻波形成,磁铁间的距离应该是:A:8厘米;B:6厘米;C:4厘米和D:2厘米。这里面的波长不是25hz频率的波长而是基频波长。

这个可以永远运行下去。让我们将焦点集中到斯威特选择的实际操作。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167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知道磁铁的磁共振频率在12hz左右。我们确实也知道他用了一个60hz的正弦波输入信号。因此他在用五次谐波。这意味着,当系统在这个频率下被敲击的时候,为了我们的驻波形成,波长必须是: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考虑到他一定用了奇数的波腹,磁铁间的距离应该是;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表达并可视化磁共振的方法

在一个磁铁中:直接观察到磁共振和可视化磁场的一个方法是佛洛依德 Sparky 斯威特 的薄刀片方法:

 

168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因为系统的噪声,额外的点和尖峰被引出。 在这个实例中,当全部的图片不可视的时候,任何的小尖峰不能与共振频率相混淆。因此在极低频(特别是9-30hz)范围内的一个全部扫频是必须的。

我们应该再次指出Maurice的缺乏教育的话,也许不是他自己的话:

“他有一小片金属,正在磁铁的顶端以一个45度角站立。据我回想:他声称45度角是在磁铁的处理中需要的,以至于它能捕获标量波。。。”

我讨厌想象的表达。我非常痛恨这些隐藏在幻想过度的表达后面的人!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是他们太懒了,而不想从传统的观点来表达准确的运作原理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必须把事情复杂化?为什么我们必须用复杂的表达方式?为什么?那是因为人们会不理解,而认为他们是英明的吗?是这样吗?这是疯狂的,错误的和充满罪恶的! 为什么人们喜欢这口呢?为什么?

他们就不能砍掉废话,并且率直地说什么在真正运作吗?没有秘密地,并且没有什么隐藏的?

169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因此: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真正想和这些打乱我们的人说的话是Walter Lewin的话:

“隐藏的美是理解之美,是知识的美。并且那是你的任务,你作为教师的责任,和我作为教师的任务,去得到在对面的美丽,实际上不止是你的任务,这是你的义务和责任。

知识是没限制的。知识只是在增加。并且没有知识,许多人生的经历是非常狭隘和肤浅的。”

我们可以明显震荡磁场的另一个方法,是通过用一根直针的一小部分,以至于它有一个小的但是足够的重量,被磁场自己的轻微垂直位置上所支撑。你必须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厨桌下和磁铁与直针玩,努力把针放在笔直的垂直位置上。这也是在这里我们努力尝试获得的。理论上尖锐的头部应该放在和磁铁接触的部分,作为一个小的共同接触点是最重要的,为了看到震荡。但是,由于这些震动,在针和磁铁表面的小共同接触点,会使针最终飞走并且会从稍微偏斜一点的位置下降。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在磁铁和针之间放置一片玻璃,并且在玻璃里面打个小孔。因此尖锐的针头会发现由于凹下去的洞和粗糙的表面,很难再移动了。

 

170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用你的手指或者牙签来重新定位针。

 

171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如果这个针不保持在直的/或者倾斜的位置,试着把它切短一点,并且保证它足够轻,使它能够被场支撑 并且/或者放置一个额外的非铁磁材料的间隔物在磁铁和玻璃之间。要确保这个间隔物是不抗磁的。

 

172页

在一个线圈中对一个空心线圈来说磁共振的行为是不同于在一个磁铁中的。如何不同呢?它是个不同的故事因为这个时候磁共振会与电路的LC共振频率紧密联系。 我们来看看LC共振频率和自振荡阻尼随时间的变化。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震荡电压的频率取决于LC储能电路中的感抗值和容抗值。我们现在知道为了在储能电路中使共振发生,一定有个频率点,在这个点容抗XC与感抗XL相同(XL = XC)并且在这个点上他们互相抵消,最后在电路中只留下直流电阻来阻碍电流的流动。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LC震荡的共振频率可以考下面公式确定: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LC共振频率也可以由电路的振铃来决定。

173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174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个轻微阻尼震荡出现的原因是在储能电路中的自然普通LC震荡 将会与 不太显著的磁场频率(磁场具有质量,记得吧?)的子谐波 调谐。

即便你反对,说我是错误的,并且说任何的LC自然震荡都是成指数级衰减的,并且我们在上面图片看到的是绝对荒谬的。 而我要回答你的是,说这话,你是对的但同时也是错的。不是所有的普通简单的LC电路都是具有指数级衰减的震荡的!你可能再一次觉得我是愚蠢的, 但是当我说 有些LC电路呈现出一个高的Q值,并且他们的震荡不会成指数级衰减的时候,请相信我吧。 有些线圈的几何形状会产生一个旋转的磁场。磁场是具有质量的,那么他就会有个惯性。如果自然的LC震荡与旋转的磁场 调谐的话,那么这个磁旋转就会在电路中产生一个感应电动势,因此我们的震荡将不会成指数衰减,它将会表现为一个高Q值的LC共振器。

 

17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要使自然自振荡发生在LC震荡共振电路的条件是 要把感抗和容抗设置到 由线圈产生的磁场的基础共振频率的一个谐波上面。因此我们说“这个电路工作在磁共振”或者说:“自然LC震荡在与磁场共振”

在线圈L中每次磁场建立和崩溃的时候,这个过程就会与它本身磁场的基频的一个谐波产生调谐。

通过改变感抗和容抗来设置、调节、或者控制将会变的极其困难。为什么呢?要记住,磁场在它的峰值的基础自然共振频率是用小数点后2位来表示它的独特频率的。意味着正确的一个磁场的基础的,一次谐波,自然磁共振频率将会是,比如15.43hz。如果你用15.6hz来击打磁场,它将不会工作!你太不礼貌了! 你不会得到最大的效应和最大的幅值。这是因为一个磁场的自然磁共振频率具有一个Q因子!(高质量因子)

 

 

176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请记住这个是给基频的,当你到更高频率,达到谐波的地步,那将更难调谐它。

       让我们引用Mythbusters 特斯拉地震机器,关于调节一根软铁棒的共振基频的 片段评论。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用电脑控制的

 

177页

100%精确的频率控制 这是特斯拉也只能梦想的条件吧,他们几乎都很成功地将格兰特最理想的电机调节到钢条的自然频率

我是故意写这么大的字母的,事实上我不认为任何人能够用一台标准的信号发生器来调节到磁共振。好好考虑这件事,仔细想想你怎么能获得这么高的精度来达到磁共振!

关于TPU,MEG,Flynn SSG设备的额外的领悟。

我知道我说过这些设备基于相同的原理-磁开关那么我又增加了一条,它们都是磁共振原理的精妙的体现。这所有的是正确的,但是现在我将增加另一个关于它们的描述论据,那就是它们事实上是偶尔被轻微踢一下那样轻微激励的“自振荡的磁铁”(与震荡同步,在2012年2月20-实际上更像是45度到90度相位偏移),以保持自振荡持续运行。因此并不是激励或者输入线圈引起了磁铁改变了路径,而事实上这个切换是它自己发生的,并且如果没有负载来压缩磁通的话,(当磁通靠自己切换,没有额外的输入的时候),如果没有负载连接到这些固态发电机,这些自振荡 在即使没有来自用户的输入的话,也会持续一会,就像斯威特VTA 那个靠自己使一个薄刀片在它上面震荡超过24小时的磁铁一样,没有额外的附加到它身上,被汤姆 比尔登锁在了橱柜里。

考虑到到现在为止所有的领悟,我们可以非常肯定地说TPU,MEG和Flynn SSG事实上是一个获得结果的一个手段,  是给 设置在一个特殊“条件”(重新磁化)的磁铁里面的自振荡 装上铠甲的方法。设备的建造不意味着什么,建造的细节也是没用的,,如果我们不懂得操作原理。设备本身是破烂货。它们没啥意义。 我们实际上在做的就是给装上铠甲,或者从 被设置在特殊重新充磁的磁铁中 的自振荡 提取能量。再一次,我说的自振荡的意思是 一个特殊的能够震荡它自己磁场的特殊磁铁具有的能力。如果被合适地设置的磁铁里,这些自振荡将不会受摩擦损耗或者任何阻性损耗。可是,当我们将试着从这些震荡捕获能量的时候,并强制它们工作,它们必然会停止。除非。。。我们用一个 和磁铁里面的自振荡同步的输入信号 来激发它们,那么它们就不会消退。

 

178页

然后从这些震荡里捕获的能量将会比输入的敲击大得多。这就是TPU ,MEG,VTA和Flynn 固态发电机做的事,他们只是捕获此帖中的自振荡能量。我们当然也能够使用自然共振基频的任意谐波来保持自振荡持续下去。

是的,但是这种特殊的磁铁怎么实现呢?我们怎么影响一个磁铁?我们怎么把自振荡设置到磁铁?我们怎么影响磁铁来使其有这样的行为呢?我们怎么破坏磁铁的对称磁场呢?

答案是:共振!还记得共振对固体的具有毁灭性的效应吗?如果没有,我再次推荐看Mythbusters关于特斯拉地震机器的片段。现在回忆关于固体的物理学,我们事实上应该理解“质量”。磁场也有质量,因此有个共振频率。那么我现在通过问你个问题来给你答案:为什么它被称为破缺对称?按任何铃吗?

通过用它自己的自然共振基频破坏磁铁的对称场,我们用来破坏这个场的震荡将会在一切停止后,持续一会儿。如果我们用了足够的能量和磁通密度,这个磁铁就会以这种动态的方式被重新充磁。这就是针对“调理磁场”这句话,我们要理解的。

考虑这所有的,Steven Mark把这些磁铁,奥,对不起。。这些“破碎的磁铁”(特殊磁铁),在它不工作的时候,从TPU移除,的这个事实,给出了到现在说的任何事的可靠性。我理解到,他给这些特殊磁铁用了狭缝,因为它们最终会消磁,他想要替换他们,但是他已经把它们放在了狭缝中,对吧?他为什么这么做呢?最可能的原因,支持这些推理并且事实上就是,TPU的核心表现的像个“负载”或者由于涡电流, 对这些磁铁中的自振荡来说是阻力。如果这个想法是正确的,那么最可能的是,如果我们把特殊条件的坏了的磁铁 留在设备里面(MEG,TPU或者Flynn SSG)很长时间,自振荡会停止,甚至磁铁会变得几乎不自振荡了。记住,当自振荡在被维持和保持的操作中,那么它们是不会停止的,无论怎样。但是如果不在自振荡条件下,而让它工作,没有合适地激发它们的话,那么就会导致,在一段时间后,会恢复磁铁平衡,和势能平衡,从而磁铁又会变成普通磁铁。

关于VTA领悟到的: 从学习VTA的过程中,我们能很好的理解为什么斯威特选择了这些巨大的磁铁,两个主要的原因:

  1. 磁场越大,共振基频就越低。在越低的共振磁场基频,Q因子就会降低。因此我们就不用那么精确地去定位准确的基频;
  2. 他想要尽可能地利用磁场共振的最低的那个子谐波,因为他想在输出提取正好60hz的正弦波,那么就不用进一步复杂的使用变流器了。你的激励频率越接近基频,振幅就越大,输出功率就越大。因此如果他用了 我们说的20hz的磁铁基频的三次谐波,那么这样一个磁场会很小,因此导致较低的输出。他然后意识到下一个他能用的最近的谐波是五次谐波。因此磁场基频的五次谐波导致了一个12hz的共振基频。所以他不得不找一个共振磁场基频在12hz的磁铁,并且那是个大家伙!

调制磁铁。(重新磁化 过程)

我知道我说过的,斯威特关于他VTA内部操作解释的“磁域”是错的。但是我发现我自己,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当我意识到我不得不收回我的话的时候。但是我始终觉得是不对的,但它也没有错。。可能是一个比较肤浅的接近真相吧。这些自振荡,因为缺乏对磁性和特殊的动态重新磁化过程的更好理解,我开始去理解为什么斯威特用这个理论来解释他的设备。这里我们发现我们自己,在一个新大陆,那就是“磁域”在两大种类里被发现:静态磁域和动态磁域 我知道似乎是荒谬的,但是请谅解我。

从Radus boots 到MEG和Flynn 设备,我们被教导说一个磁铁可以切换它的首要磁通

179页

路径。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些自我振荡是弱的,但是连续的。如果它们被接上负载,摩擦,压力或者阻力,它们会很快永久(不可逆)消失。这些自我振荡可以通过一个小的输入磁场(击打它们)来重新启动。这样的一个小磁场可以来自一个线圈(TPU里面的)或者来自另一个磁铁。)

对,这些是知道并理解的,但是记住这个磁场的切换会更加的有效,如果我们不只是击打我们想要空闲的那边的 场,而是还要击打 我们想要我们的场忙碌的那边: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个图改变了我们之前假定的模型,像这样:

 

180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些自我振荡是弱的,但是连续的。如果它们被接上负载,摩擦,压力或者阻力,它们会很快永久(不可逆)消失。这些自我振荡可以通过一个小的输入磁场(击打它们)来重新启动。这样的一个小磁场可以来自一个线圈(TPU里面的)或者来自另一个磁铁。)

我们不应该无视的事实就是,在重新磁化的过程中,额外的磁极会形成。因此“0磁通的空的那边”归根结底不是0!

当我们在我们的心中装着这个新想法时,那么我们意识到在这边和那边建立的磁场不平衡这种情况,是没有原因的,并且我们得到了一个更接近真实的结论:

 

181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所以结论是,我们有一个有如下行为表现的特殊调制磁铁: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些自我振荡是弱的,但是连续的。如果它们被接上负载,摩擦,压力或者阻力,它们会很快永久(不可逆)消失。这些自我振荡可以通过一个小的输入磁场(击打它们)来重新启动。这样的一个小磁场可以来自一个线圈(TPU里面的)或者来自另一个磁铁。)

        一个明显的实际的问题现在显现出来了:在地球上我们如何以这样的排列重新磁化一个磁铁呢?到现在为止如果它还不是很明显的话,简单和正确的答案在你脸上。我们在设备它自己本身里磁化或者重新磁化磁铁 就在它们所在的地方和它们将要继续调制后的地方!

 

动态磁域

产生一个磁铁的自振荡磁场的动态磁域一定是个没被探索的领域。为了自振荡发生,磁铁必须在 高能量的正弦波(理想的)(或者方波)交变磁场下 被磁化,用上面显露出来的方法。

在Steven Mark 的TPU,他的磁铁中的动态磁域如下:

182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183

      记住,在没有正确理解“磁共振”这个概念的时候,“动态磁域”将没有任何意义!

      这是因为,动态过程只发生在磁共振的时候!磁域的动态180度自我重新定向 必须发生在 与被它们自己产生的场共振频率 相调谐的 那个频率!

考虑到所有情况,我们的TPU磁铁应该看起来像这样: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184页

(这些自我振荡是弱的,但是连续的。如果它们被接上负载,摩擦,压力或者阻力,它们会很快永久(不可逆)消失。这些自我振荡可以通过一个小的输入磁场(击打它们)来重新启动。这样的一个小磁场可以来自一个线圈(TPU里面的)或者来自另一个磁铁。)

              并且它们的为了自振荡而调制的特殊磁场将会看起来像这样(当它们从设备中拿走时):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些自我振荡是弱的,但是连续的。如果它们被接上负载,摩擦,压力或者阻力,它们会很快永久(不可逆)消失。这些自我振荡可以通过一个小的输入磁场(击打它们)来重新启动。这样的一个小磁场可以来自一个线圈(TPU里面的)或者来自另一个磁铁。)。。。(这里老是重复这句话)

这里给出了全部的正确和可靠的解释,针对 STEVEN MARK只是靠在设备附近摇摆一个磁铁就能启动他的某一个TPU类型的设备 这个情形!!!

MEG的动态磁域如下:

 

185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磁铁在这些状态(自振荡)之间前后震荡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些自我振荡是弱的,但是连续的。如果它们被接上负载,摩擦,压力或者阻力,它们会很快永久(不可逆)消失。这些自我振荡可以通过一个小的输入磁场(击打它们)来重新启动。这样的一个小磁场可以来自一个线圈(TPU里面的)或者来自另一个磁铁。)

        甚至不要想活着考虑用两个完全相同,但是方向相反的磁铁取代中间的这个磁铁。首先那是愚蠢的,第二如果你头脑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的话,那么很明显你还没有理解磁铁当中的自振荡。它不是2个磁铁。它只是一个磁铁,由于自振荡,在某一瞬间行为表现为2个磁铁放在了一起。

186页

关于MEG内部的操作原理更多的领悟

如果你好好考虑,你就会意识到为了使MEG产生一个正弦输出,一定有东西在旋转!!!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美国专利,号码6362718,MEG,图3)

        那么是什么在旋转呢?答案是磁场中的磁域!你也许会说:好吧。。。但是这是怎么发生的呢?这就是事情开始变得复杂的地方,但是我会尽我可能来使它变得简单。

        首先我想增加一条是,在整个宇宙中没有想固态发电机这样的东西。“固态发电机”这个术语的使用,是有缺陷的,两个原因:首先,根本没有“固体的”在整个宇宙!我们定义为“固体”的是从原子角度出发,原子是由什么组成的呢,猜猜是什么!空的空间!原子99.99%都是虚空空间!你可以自己查查,因为我将不会再强调太多。 第二点,“固态”意味着没有移动的部分。但是为了使发电机工作,一定是有某物在移动的!因为你脱离了不移动的东西,你不能产生运动!创造中的一切都在运动!任何事情!因此在所有这些发电机中,某物是一直在动的,

但是我们只是看不见它!

一是因为太小了(磁域),而是它们不可见(磁场)。因此用“固态发电机”这个词是不恰当的,但是从讨论的角度来说,过去很多人用这个术语和概念,现在它被引入到我们的词汇表中,我们必须继续用这个术语。

              我们必须意识到我用“域边界变化”这个术语不是太学术的。一个更加学术和正确的术语叫“布拉赫墙”。现在这个“布拉赫墙”不是一个 突然的改变 或者 一个突然的

187页

方向翻转!它是在磁域中轻微地转变的,如下: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固体里的磁性和磁共振 –A.P.Guimaraes。134页,图5.12)

你现在还记得吧,我说过在整个宇宙中没有正弦波?除去无数个实例,这是另一个实例,这个是被证明是正确的。它更类似于一个涡旋或者螺旋结构,不是吗?再一次生命,宇宙不是靠示波器屏幕表面所显示的那样工作的!正弦波是个畸变!它就像某物的一个影子,作为一个产物。你不能光看一个男人的影子,就说那是个男人!影子什么都不是!投射出影子的那个人才是真的!这和正弦波的情形一样!他们是一个复杂3D涡旋或螺旋实体的影子(2D下歪曲的表现)。

在我们MEG这个实例中,上面的图还不是精确的。实际上的情况是波是在磁铁的布拉赫墙之间产生的(就像一个驻波):

下图是比尔登MEG设备里磁铁的内部动态磁域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说它像个驻波,因为它不是 像它也许看起来的样子或者 我们想象的那样。从上图中在绳子里面的驻波,我们应该记住驻波方程: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188页

所以,我们的方程在特定的频率值(w)会变成0.在那些时刻,波节形成了。在这样的一个点上,什么都没有移动。我们的波就停留在特殊的那个点。但是这在我们的实例里面,不是真实的,因为在布拉赫墙这的区域,我们没有波节。所以这还不是一个驻波。

这看起来像什么,就像比如一个钻头或者一个DNA的螺旋: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189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个自旋一旦建立就会自维持。那就像北极总是翻转着南极。因为我们几乎没有摩擦力。这些在磁域中建立的自维持,自振荡 将会无限期地自旋,再次重申,只要我们不引进摩擦。如果我们引入摩擦,通过一个线圈捕捉外面的自旋磁场,那么这个线圈由于反电动势,会减慢这个“内部的发动机”。因此我们必须应用一个小的外部输入激励,来维持住它们。磁铁内的内部发动机是驱动MEG,TPU,Flynn SSG的东西。虽然并不完全和VTA相同。在VTA中,在磁铁间的气隙里面,相同的发动机也同样被建立了。那么怎么达到OU呢?别忘了这个自旋拥有一个巨大的惯性,就像我们在其他自由能电机里面的惯性重轮一样。一旦开始在精确合适的时间(共振)激励这个自旋(只是挤压它),它就会做 比我们输入的能量 多得多的工作。

我们必须在这理解的另一个事情就是 我们的磁铁表现就像一个音腔一样 的这个事实。就像你正在一个完全空的别墅里面大喊大叫一样。

190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你听到一个回音。那就是我们在这要找的。一个 在外部应用的磁场和反射回来的(回声)波 共同作用形成的 积极干涉样式会在磁铁中被建立。

它就像正好与无回声房间相反!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恰好在寻找相反的!因此更像回声房间!

 

 

191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在一个房间里面,一旦你把物体带进房间,比如一个沙发,一个桌子,一把椅子,一个床等等,那么最初的那个回声就会消失了!不再有回声!那是我们应该想的,但是回声,仍旧在那,只是有很多东西挡住了路,使它分散成了很多别的波,这些波具有不同的频率和更弱的振幅。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屋里的物体就像在我们材料中不纯一样。因此,为了提高回声,我们必须用完美的磁铁,没有刮蹭,没有开裂,没有可见的表面缺点。至于里面嘛。。。希望你好运喽。如果不用另外的一个磁铁,把它退磁,并且一次又一次的开始,直到你找到完美的“屋子“,来维持更长时间的回声。

有趣的是,这怎么能联系到一个比一个大的寺庙,教堂和大教堂。。。

192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也许建筑工程师知道些东西。越大的话,放大ELF(有可能指低频信号)的能力就越好。恰恰与标准的现代音响功放相反!放大率会有截止频率!也许他们知道怎么按照特殊的尺寸,设计和建造大教堂,使其表现为对许多种频率都能放大。因此它就像一个现代的电子音响放大器。但是有区别的是,电子工程师知道这自振荡,并且他们在设计一个功放的时候是极力避免的,然而教堂的建造者们知道这种“自振荡”怯怯是他们想要的!回声越大就说明“上帝”越贮存在里面!也许他们知道 用特殊的建造方法,在墙之间,房间之间用特殊的比例设计 特殊的设计等等来设计大教堂,那么 通过歌唱者或者合唱的声音会在回声中产生积极的干涉,那么所有的事情将会通过这干涉放大。 为了放大被人耳朵接收的具有3D立体声的反馈的回音,在大声的吟唱上帝的神圣名字的时候! 为了把新加入的成员更加尽可能地接近自共振!该死的!他们真聪明啊!对他们掌握的已经遗失的秘密艺术真是感到惊奇。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会使教堂或大教堂,更像是“启蒙的房间”就像古代金字塔一样!当然从这个角度看,这意味着教堂从不会充满人或者物体。一次只能一个人。把一个人真正地接近上帝!而不是一次一群人。

奥,对不起了,这里有点跑题了,我对我被这些想法引出来的倾向感到抱歉。

另一件我们应该在心里知悉的是充满魔力的神奇的歌唱棒子。

 

193页

唱歌棒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Ian B Dunne在2010年的国家科技周,在南安普顿大学展示唱歌棒(链接在这里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有传说讲述,唱歌棒的歌会召唤出物理精灵。她因为知道孩子们解决物理问题和实验而被熟知。据说这物理精灵曾在1905年鼓励一个年轻的专利局职员(爱因斯坦可能是)设想 如果以光速旅行,将会发生什么事。然后这个职员发展了一个改变了物理世界的一个非常特殊的理论。

 

194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如果你第一次听说唱歌棒,那么你也将会“被精灵所鼓励”来思考:

“看,你能看见吗?或者更好的说法是,你不能听到吗?每个单位时间内,从工作中的唱歌棒里面出来的全部输出能量比输入的要大得多?我们都瞎了或者聋了吗?难道这不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不言而喻的OU和能量增益吗?我们都瞎了或聋了吗?我们不能看见这可以成为一个自由能设备吗?”

我将对你说,我的朋友,你是对的,但是你必须意识到别人为此事敲打你的事实。这已经成为了现实,只是我们不知道它而已。唱歌棒能够成为一个自由能OU发电机,这是真实的。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被发明的!我记得一个伟大的人过去说过这句话,并且确实是这样。他为了这句话,被人高度批评和嘲弄,并且任何一个神志清醒的人都会认为他是个怪人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都听他说过,但是我们只是没有真正理解他的意思。整个宇宙中的任何事物都已经被发明了!!!只是还没有被发现。你能想到的宇宙中的所有事物 已经被创造了万物的无穷智慧 发明了。如果你能在 科幻电影以外 在你的头脑中设想一些事情,比你之前设想的更高的智慧还要高,并且尝试着把它付诸实践,来看它在这个浩瀚的宇宙中的一个遥远的,人类望远镜还没有达到的地方 是如何工作的。你能想到的任何事物,任何设备,任何技术,任何雏形,任何涉及,一切的一切,你能想到的都已经被发明了。任何事物!我们只是还没有发现如何利用而已。我们只需发现它,让它再次发光就行!尼古拉 特斯拉(他的爸爸是个神父)意识到了这点, 并且这就是为什么他从不喜欢人们把他称为一个发明家。他总是强调他自己就是个发现者!考虑一分钟吧!这不仅仅只是一个随便用的词语!

当你已经读了我刚才说的,你也许会说我是个傻瓜,我应该听听诺贝尔奖得主 Ivar Giaever在他主持2008年诺贝尔获奖者论坛时候说的:“没有什么是留着来发现的,全是发明的”。你也许会说这是个矛盾。我不同意。不是这样的,我的朋友,请听我说。看得见的矛盾 在这里不是问题,而是我们能够用来表达我们的想法 的词汇和言语的 限制。 我们正在 通过明显互相矛盾的相同的话语 来表达不同的思想和想法,但是消息背后的 没有被说出来的想法 是不矛盾的。

如果你只是发现 了唱歌棒,那么你必须意识到别人发现的比你早。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唱歌棒最有可能 激励了 唐纳德 李 史密斯 建造了他的 在他的书“共振能量方法”里面描述的 自由能条状共振变压器。

 

19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让我们引用唐 史密斯的话:

磁致伸缩振荡器是通过在一个磁致伸缩材料的棒子里面,磁共振的方式工作的。这个棒子服务于两个目的,它在共振频率震动,并且 也成为反馈变压器。频率是由 4、5、6和8项决定的。棒子的直径,长度,体积和输出线圈决定了输出。2项提供了给系统输入的反馈。8部分产生的负磁特性 加上 和与 由9提供的磁感线场相互作用的 线圈2 ,增加了(放大)输出。 磁导率是负阻的副本(或者相伴而生的东西)。与负磁阻共振的话,会从地球的周遭背景汲取出能量。磁导率是 磁通密度(地球磁场)与 充磁力(H)单位为奥斯特时候的 比例。磁致伸缩材料具有 压电效应,对电流流动来说有非常高的电阻。举例说明:坡莫合金负磁导率 > 80000,铁硅铝是30000-120000,非晶金属为200000,有34%钴的软铁为13000,新的技术是 1000000.

所以,唱歌棒如何工作呢?隐情是什么呢?把戏是什么?

秘密就是这个棒子 表现就像一个音腔一样。想象一下在一个又大又空的房间里面,你在大喊大叫并且听取你的回声。这里基本上是一样的情形。这里用湿热的手指抚摸这个棒子 会在棒子中产生纵向波,那意味着被产生的波会沿着棒的长度方向来运行。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传播到棒子尾端的波,会把它们的震动 传递到 周围的空气分子中,由于对一个棒子来说,在它尾端 总是有一个波腹,并且 一些波 反射回去沿着相反的方向,因此波的积极(建设性地)干涉 被建立了。因此在棒子中 一个驻波干涉样式 被建立了。那就是为什么它只能产生 仅仅一个音调。因为它的长度。你想得到一个不同的音调,你不得不把它截短或者在不同的地方拿着它,并且再次重启。

196页

并且当然,像往常一样,这些自由能发明者,他们总是,总是,总是不和听众或者读者分享他们所有的东西。在唐纳德 李 史密斯 自由能共振棒状变压器中,他意外地遗漏的是 线圈2和线圈9 必须沿着这个棒子长度方向,摆放在特定的位置,为了把线圈放在 “魔法”发生的 波腹那个位置。最高的磁致伸缩 是在棒子中建立的驻波的波腹那里。在波节那里,由于没有磁域 移动,因此也就没有磁致伸缩,因此也就没有电磁感应。LOL! 漂亮的逻辑,不是吗?我只是痛恨那些 把他们的发明最重要的部分 删掉的那些家伙们,你也是吧?

虽然在唱歌棒中的波 是纵向的,但是也能通过展示一个横驻波来简单地表现出纵波的性质来。下面的图表现了是怎么移动的。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简单的实验(链接在这)证明在唱歌棒子里面产生的实际纵波。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现在如果你觉得 这是又简单又便宜的产生自由能的方法,再好好想想吧!首先,这个唱歌棒由非常低杂质的纯铝制作成。第二,如果我们想要从在里面产生的驻波样式里面产生电力,铝不是磁致伸缩材料,因为它没有磁导率。因此我们需要一种特殊的合金材料,同时具有高磁致伸缩高磁导率,这样激励的就是一个磁场了而不是我们的手指了。这种材料非常难找,因为我们现在用的非常普遍的变压器里的磁芯都是被设计成,刻意要最小化磁致伸缩的。。。

 

197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唱歌棒通常用来产生 Friction Harps 就像这里

重新充磁过程(调制磁铁)

我真的不喜欢它,但是我将再次引用佛洛依德的伙伴 莫里斯:

“一个边上的注释显示,当他们问他他是如何调制磁铁的时候,佛洛依德高兴地告诉人们,他们应该首先使磁铁达到真正的高温。这明显会消磁并且他因为几个奇怪的原因,很喜欢做这件事!”

废话,废话,废话了。这里真正的原因是:

为了重新磁化或者磁化一个磁铁或者材料,我们必须考虑到,“复位”(退磁)会使它再次变成处女。。。或者说首先擦除它的磁历史或磁记忆。

通过加热磁铁高于居里温度,可以完成上面的:

310-400摄氏度,钕铁硼磁铁

700-860摄氏度,铝镍钴磁铁

720-800摄氏度,钐钴磁铁或者稀土磁铁

450摄氏度,锶铁氧体磁铁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198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虽然Walter Lewin 在这里展示了怎样使一个螺母在高于居里温度的时候丢失它的磁性,这也同样可以应用到磁铁和加热处理永磁体的材料。

加热破坏了磁域的排列导致分子运动。这总是会去除掉所有的磁化痕迹。这种“复位”也确保了更强的磁性“保持”能力。但是我们仍旧需要用同样多的能量(安培/米 或者 奥斯特)给磁化过程。另一个方法是把磁铁放入一个磁场强度高于材料的矫顽磁力的交变磁场中,然后或者使磁铁慢慢远离,或者慢慢把磁场减弱到0.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通过加热材料到居里点后,我们已经“复位”了磁铁,我们需要让它冷却。现在它不再是一个磁铁。在它冷却后我们必须把它放到冰箱里,因为温度越低,材料里的热搅动(Johnson-Nyquist 噪声)就越低,那么它就会更容易被重新磁化(增加磁化系数)

另一个我不得不分享的关于MEG,TPU和Flynn SSG的事情是 以这种动态的方式在设备本身中 特殊重新磁化磁铁 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就会吸引一个事实就是,我们将趋于考虑我之前提出来的方法。我们没有获得成功的原因就是 磁通量必须安排成穿过磁铁!

虽然基尔霍夫 首先给磁流下定义,磁通量会穿过磁芯和穿过磁铁而被建立(进入任意节点的磁通量和,总是0),我跟你说的是,这两个磁流的比例是不正确的!我们需要在通过磁铁的时候,需要更多的磁通量被建立,要比 磁芯的远端并且靠近别的线圈产生的其他磁通的位置 多很多。

199

所有这些意味着磁芯形状必须要不同于 MEG专利里的和TPU设备里的 那样!因此我们需要设计另一张磁芯(变压器)来调制磁铁。

这是我们怎么想的,我们能够建立一个MEG动态磁铁: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但是当基尔霍夫看见这个的话,可能会从坟墓中跳出来!所以为了使他高兴,让我们改正这个配置。那么基尔霍夫说了什么呢?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但是我们在同时驱动两个线圈啊,所以: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因此:

 

200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奥,应用在磁电流的基尔霍夫第一定律说,我们将不会获得我们想要的。

但是不是必然的。通过我们的消磁磁铁的磁通将仍旧会建立:

像这样: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或者像这样: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两种配置是同时成立的,但是对这个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的方向来说,我们有相反的两种可能的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配置。因此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将不会建立,因为它没有方向上的偏移。

在实例1: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但这不是对的,因为两个线圈都是相同的,相同的绕线圈数,相同的电压,相同的电流通过它们,完全一样的绕线方向,一同激励,它们应该具有相同的磁通。

在实例2: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01页

再一次,就像例1.这是不可能的。现在当线圈在相反的方向激励,我们可以获得相同的结论。因此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产生。

我们要寻找的是在两个方向,都能同时产生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是我们要追求的。可是我们看到,它并不是一个高效的导磁体, 因为大多数的磁通没有流过磁铁: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在面对的问题是最小化方程的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分量,所以: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意味着 由线圈产生的 我们希望它能够穿过变压器中间部分的 大多数磁通 是 消磁的磁铁(were the demagnetized magnet is)。

现在,怎么减小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呢?答案就是我们必须要重新设计磁芯,来使磁通更多地穿过磁铁。怎么弄呢?

一个徒劳的办法像这样: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说徒劳是因为那个该死的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仍旧存在。我们不得不想办法切除它。。。就是这样!让我们去切磁芯吧!好主意!现在我们有如下配置:

202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嗯哼。。。似乎我们确实有了些改进。但是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还没完全消失。似乎我们刚才切除的,就像磁芯里的一个气隙一样。它仍旧让一些磁通穿过了。。。并且也有一个额外的用错误的方式穿过了磁铁。。。这该死的磁通。。。它想要进入到错误的地方!

好吧,那么。所以让我们增加气隙,进而不再可能让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由于空气的磁阻 穿过大的距离,所以让我们试试这个配置: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哦。。。切了那么多,我们的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仍旧存在,但是它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现在,当我们观察上面的图片,我们也许会问我们自己,为什么我们花费了这么多劳动在切割和重新设计上呢,当我们可以用下面的配置时:

 

203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可是,在这两个例子,我们发现,它仍旧不能工作!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那样,问题出现在磁铁。问题是驻波(3D 涡旋)没有在磁铁中形成,如果我们利用二次谐波的话。它虽然可以工作在更高的谐波上,但是现在还没有一个点工作在任意谐波上。现在,让我们专注于获得最低次谐波,使其成为可能。我们有2个磁路,所以我们需要相位相反的2个振荡的波腹: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好的!那么这样肯定会工作了:

 

204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是的,这将工作的相对好点,但是。。。只有一件事现在应该加上去,来改进设计。现在缺什么呢?在这个新型MEG设计的建造工艺流程中,我们应该意识到,当可以更简单的把它做成下面这样,为什么要弄的那么麻烦呢?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0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所有的这些都很好,但是一个新的问题产生了。这个问题阻碍了磁域的旋转。在重新磁化过程中,当翻转的磁通被建立的时候,磁域的定向方位有两个自旋的可能:向左或者向右。就像如下的图片:

 

206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小的额外的击打来建立希望的自旋方向。你也许会认为,如果我们将它与地球磁场对齐的话,自旋会受到地球磁场线的支配。只在180度旋转的时候是这样的,但是当它停止的时候,地球的磁场线一定会翻转方向来支持自旋的提前产生。因此它将仍旧不旋转。所以我们需要的是,另外一个垂直90度的额外激励线圈,并且线圈的正弦信号与输出功率线圈呈90度相差。注意我说的“激励”线圈。这意味着对这些额外的线圈来说,磁化过程,没有必要具有一个强大的场。它们提供像“路标”一样的功能,至少是足够的,仅仅建立一个旋转方向,就这样。

没有一个额外的线圈提供旋转方向的话,我们将不能正确地建立“布拉赫墙”,并且所有我们能将会得到的 只是来自 磁域的巴克豪森跳跃的 额外能量,这个过程是随机的磁域跳跃 重新把它们自己 与相反方向的新的磁感线对齐。因此没有东西来知道磁域的突然跳跃 该怎么排列,因此将没有旋转。在穿过磁铁的横切面上,一些磁域子会向左旋转与翻转180度的磁场,其他的将会右旋。没有东西告诉它们另外的方式,除非我们强加一个旋转方向,在180度的极之间的一个过渡相位。

所以,解决方案是简单的。我们也将在90度角击打磁铁 沿着磁场矢量方向,像这样:

 

207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现在我们已经消除了磁域中随机的巴克豪森跳跃 我重复一遍,我们不是追随巴克豪森跳跃。为了把磁域(子)与一个外部的场对齐,我们不需要磁域的突然跳跃,我们在追随的是在磁共振的时候的一个旋转。

所以我们最后是这样设计的: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08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现在我们有4个线圈和2个选择。我们的第一个选择是使用一个2相90度相位差磁化系统,或者我们可以用 由4个MOS管来触发的4个双线线圈。

在第一个方案  我们不得不想着我们需要一个非常强大的至少能提供50w的信号,取决于你准备调制的消磁磁铁的尺寸。并且你也需要一个非常精确的稳定的发生器来产生这样一个波。这个方案的一个方法是小心地用你的喇叭用的功率放大器,产生一个立体感的精确的正弦波,并且一个通道的相位与另一个正弦波差90度。 电脑能够独立地从左右通道产生这样清楚的波形并且 足够精确 在非常高Q值 具有足够能量来重新磁化一个小磁铁的 磁共振频率 来获得 自振荡。用这种方法是非常方便的,虽然你必须非常小心地准确地调节并且 还要匹配 你的功率放大器的输出阻抗 与你导磁体线圈的输入阻抗。 所以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做,那事实上非常简单,尽管事实上听起来不是这样。你必须从你的立体功放上拔掉一个喇叭,用欧姆表测量你的喇叭的阻抗,并且保证你绕上去的磁化线圈具有和你的喇叭相同的阻抗。如果稍微低了一点,那么你必须确保不会烧毁你的功放的末级输出,如果高了一点,将不用给你的磁化机太多的输出功率。你应该翻阅功放的说明书,看看从功放输出允许的最小阻抗是多少。尤其是如果功放与喇叭分开的情况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参数。

在第二个方案 我们需要4个双线线圈,意味着总共8个线圈。2个给左环,2个给右环,2个给左边的附加极点,最后2个给右边附加极点。我们需要双线,因为我们将激励MOS管,让电流 在双线绕法里的其中一根线 沿着一个方向 流动,然后激励相同的双线 绕组里的第二根线,沿相反方向。所以我们拥有实际上一个8极磁的机器在这里运行。4个磁极在左边,4个磁极在右边 。转子是在消磁磁铁中的磁域,现在通过8个极的使用,现在已经被调制或者被重新磁化,拥有了动态磁域旋转。在这个方案的布拉赫墙不是一个真正的“墙”,而更像一个区域。我们这里处理的是一个旋转的布拉赫墙 ,一个占了半个磁铁的旋转的布拉赫区域(从磁铁左半边的中间部分到磁铁右半边的中间部分)。

209页

线的规格不是很必要,必须按照功率需求来确定,因为它只在很短的时间内全功率工作(几秒-磁化模式),然后它会进入到激发模式(或者激励模式),消耗很少的能量。

那么这怎样工作呢?它应该是按照下面的逻辑图工作的: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在第一阶段的磁化模块,和第二阶段的激励模块是不同的(它们不是相同的逻辑块-例如,在现实世界中,磁化线圈是和激励线圈分离的)。第二种可能是它们是相同的逻辑块,但是在两个不同阶段,具有两种功能,这也是我将要致力于的地方。这意味着在我的设计中,激励线圈也扮演着 在操作的第一阶段中,功率磁化线圈的 角色。

-像我说的,它们不必非得线的规格很高,因为磁化阶段只持续几秒。

-你也许说,是的,但是你必须在你更改频率的时候,每次都磁化。所以如果你想扫描频率来找共振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简单,我就像什么都没有错一样,那样做。如果它变热了,我会等它冷却,然后重新扫频。-是的,但是那不会花费很多时间吗,直到你找到共振的时候?

-确实是这样,但是我只是在原始版本这样做。然后在我找到是什么精确决定共振频率后,在下一个版本,我会从一开始就把频率调节到那个精确的频率。我有个感觉就是,磁域旋转的磁共振频率是与 磁铁的长度乘上一个常数(一个相对导磁率,由特殊磁铁类型的合金构成决定-逻辑就是,一个波的速度是不同的,取决于它在什么介质里面运行) 成比例的。所以那个不知道的常数就是我后续要证明和计算的。

我们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在我们设计中,我们不得不等待磁化过程到激励过程的中间这段短时间。

如果我们再仔细看看汤姆 比尔登专利中的MEG输出信号,我们也许会注意到些有趣的事: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10页

那么,他为什么不击打磁铁与 由旋磁域产生的正弦波 同相呢?我们在这里实际看到的是,磁铁内部的实际旋转与应用的 激发/激励/击打/脉冲 的相位是差45度的。

为了更好的说明这是为什么,让我们看下面的图片: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现在我们知道了为什么45度相位差,在MEG的操作中这么重要了。我们可以说,阶段3中的击打力F就是维持 旋转磁域动力 的东西。

我将集中在4个双线线圈,这些线圈将会按次序地被4个MOS管驱动。但是稍等,让我们先不要急忙搞这件事,让我们从头到尾想一遍。好的。我们将会怎么做呢?

-首先,我们将全功率驱动MOS管来磁化消磁的磁铁,在一个特别的频率建立一个旋转。好的。

-第二,我们将 降低将要导通线圈的MOS管 功率,所以现在我们只是激发/激励这些自旋。

-好的。但是我们不得不执行等待的时间,一个短暂停,一个空闲时间,一个延时时间,在把充磁操作模式切换到激励/激发模式之间。

-好的。我们可以通过插入一个间隔,一个无操作时间,一个过渡空白期,在我们电脑控制的方波发生器输出的信号之间的相位。

好的。那么我们将通过等待 来执行这个45度相差吗?

-是的。

-那么我们不能用一个标准的信号发生器来执行这个等待?

-恩。。理论山给你可以,但是你将需要一个触发你信号/函数发生器的触发信号,通过安装在设备里,磁铁上45度位置的一个额外触发线圈/传感器。

-有其他选择吗?有更简单的方法吗?

-我们必须理解我们不能只磁化磁铁5秒的时间,关闭所有东西,在我们头脑中数3下。。然后打开激发/激励信号。那种方法它将不工作!

-为什么呢?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不是吗?

-不,因为这个停止/延时/等待周期/睡眠时间是直接由你在用的频率来决定的。所以如果你在用500hz的信号,在我们磁铁中切换,那么等待周期将是T/8(360/8=45),在我们的案例中是:

 

211页

你能在头脑中数250us,然后打开激励信号吗?

-不能,但是肯定的是你也许侥幸能得到一个时间正确。。。

-不不不。这是愚蠢的!你不能那么想!当然,如果你足够幸运得到了好几个250us在你的延时中,也许。但是我们这里正在处理的是极其精确的时基。如果你等待,比如7倍长的时间,那么你将抵消掉自旋!如果你等待1.75ms而不是250us,那么你就会在 实际获得的旋转和你的激发节奏 有270度相位差。然后你的激发会使旋转停止!这是愚蠢的!

-那么然后呢,什么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案?

-我能想到的最简单的方案就是这个停止/睡眠/延时时间必须电脑来控制或者在MOS管驱动电路那,我们必须用精确地CMOS/TTL逻辑芯片来控制MOS管的G端。

-那么我们的时基信号应该看起来像这样: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上面显示的时基信号只有2个完整的磁化模式的周期但是有多余2个,但是总共的磁化时基也不会超过几秒。

控制电路的逻辑块图表: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输出电压传感器是可选的;它是用来在如果出错的和设备停止工作的时候,控制自动重新充磁的。

CK是简单的时钟发生器,还有个反相输出。

计数器,来自A通道(或者别的通道)一个完整运行的预设数字,在它给出磁化相位已经过去的信号之前。

顺序计时器给出4个通道(A,B,C,D)顺序脉冲的部分。

缓存是用来把顺序脉冲信号转换为尖峰信号的模块。

与门这个逻辑门接收信号来自计数器,这个计数器记录4个周期过去了,8个周期过去

212页

了,或者任何你预编程的周期。所以与门接收这个命令,并且它也将从NOT(CK)接收一个命令来执行一个T/8滞后/停止/间隔时间,为了让激发信号滞后于建立的自旋。

这个变量可重触发one-shot模块是接收与门的命令的,这个命令是磁化相位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时候激励/激发这个建立的自旋了。对这个变量可重触发one-shot来说具有一个小于T/8的时间常数是必要的。所以对one-shot模块来说最大允许的时间常数就是T/8了。

现在缓存获得了这个时间常数,并且只有在它接收到来自 变量可重触发one-shot模块 的逻辑1信号是,它才会传递出4通道的信号。当one-shot模块是0 的时候,那么缓存将会使所有的通道无效。

剩下的就简单了。MOS驱动和功率MOS是这个自动化设计原理图中干所有劳动的人。

 

213页

进一步简化MEG设计

首先,我想要增加一个明显的麻烦。为什么我应该用MEG这个术语呢?我们不是都承认那只是个牌子,虽然它来自“静态电磁发电机”吗?为什么不把这台设备命名为它真实的术语呢?为什么隐藏真相?为什么不直接说出一切,在桌面上摊牌?

MEG只是个牌子

新的“MEG”设备名称=

磁域自动旋转器(MDAS):D

听起来不错,不是吗?:))

当我们往后退一步,并且分析在MEG(MDAS)磁铁中真正发生了什么,当然我们都知道到现在为止,MEG-MDAS的设计,只是提取 通过磁铁中的自旋自维持-布拉赫区域所做的工作。我们也许没有看到整个森林,因为树,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所以让我们后退一步,看看整个森林,整个图画。我们在MEG磁铁里面在做什么?我们在一个消磁磁铁中尝试获得 磁共振自然固有高Q频率的二次谐波,目的是为了在磁共振的时候获得,一个自维持,自旋的动态磁域。Piu!听起来很沉重。但是为什么是二次谐波呢?为什么不试着获取基频?那不是将会变得更加简单和容易制造吗?所以在下面的图片,让我们试着做: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14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1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16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17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现在,将要发生的是我们必须找到磁共振。我们必须调节到磁共振。我们必须把设备操作设置到这个特殊的频率。

-频率是多少?

-是旋转频率。

-什么旋转?你在说什么?

-当然是磁域的旋转了啊。

-什么旋转?什么域?你笨吗?你怎么说磁滞消灭器呢?你疯了吗?任何铁氧体材料都要服从磁滞的啊!你认为你是谁啊你说类似这样的话?你走心了吗?。。。甚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甚至你知道磁滞是什么吗?

-好吧。听着,哥们。首先我会说我谁也不是。我是不相干的人。是这个技术是重点。。。

-好吧。。充满大粪的技术,那甚至都不会工作!

-请让我说完。一旦你完全理解了磁滞,然后你可以超越它,或者通过一个不同的设计来克服它。

-“超越”?你拿我当小孩耍吗?我意思是,你听得下去你说的话吗?你认为我们在这在谈论什么?灵性?“超越”?真的吗?下一步呢?攀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拜托!让我休息一下!

-请给我一个解释我自己的机会吧。。。

-好啊。但是让我告诉你,你是一个非常疯狂和愚蠢的家伙。

-好的,很好!请耐心听我说,如果你不能认真听取,那么你可以把这全部的书,当做一个喜剧书,如果你喜欢。我不介意。我确信所有的这些信息将会和异乎寻常的某人共振的。。。

(这个自我批评对话是故意引入,为了增加读者趣味性。不必认真对待。从心理学角度被认为是健康的和必要的对于长时间过度学习来说)。

218页

“一个人从来都不该批评自己做的事,除非在一个新鲜,充满希望的心情下。一个疲倦的心灵的自我批评就像是自杀。”-查尔斯 霍顿 库里

好的,首先让我想你解释下我是怎么理解磁滞的。

首先,磁滞是发生在,我们尝试磁化和消磁一个铁氧体材料的时候 的一个现象。好吧?你同意吗?好的。磁化和消磁过程通过施加一个180度颠倒场来发生的,(相反方向的场)。但是你必须理解我们不是试着消磁这个磁芯!这是你必须动脑筋想的一件事。我们不是在试着消磁这个磁芯!你想,当你首先施加一个场在一个方向,然后铁氧体材料中的磁域会与那个场对齐。好的。我们都知道这个。但是然后你试着施加相同的外部场,强度相同,方向相反,这次我们将要注意到的是,并不是所有的磁域已经和新的场对齐了。那些没有和这个翻转场对齐的,仍旧保持着最初方向。就像一段历史或者就像这些磁域落后了。我们当然可以通过增加场的强度强制这些原来方向的磁域与新的场对齐。我们可以说材料是有“缺陷的”。我们必须用某种方法称呼磁域的这种行为。恩。。。我们将不会在英语中发现一个词,但是我们将要引入希腊人的一件事。不管相不相信希腊人有一个单词完美的描述了我们的金属正在发生着什么。这个词就是“磁滞”。

好的。这就是磁滞的定义了。它是域的记忆效应。它们保持在之前方向的磁化方向当被另一个场影响的时候。磁滞=保持一段历史的域(domains 我们必须要增加另一个重要的巴克豪森效应这方面,这个效应与磁滞联系紧密。为了简化这个概念,巴克豪森跳跃是内部的磁域和外部的方向相反的场 突然对齐的现象。我喜欢称它为一个方向到另一个方向,混乱地过渡。为什么我说混乱呢?哦,因为如果我们设想,一些磁域会引起突然的旋转或者过渡到向右的方向 与相反场对齐的方向对齐,然而另外一些将突然向左旋转。这是混乱的。难怪我们会得到巴克豪森跳跃。我希望你会获得像我一样的结论,就是:巴克豪森效应和磁滞是自由能变压器或发生器,里面磁芯的主要敌人。

一旦你真正理解了磁滞和巴克豪森效应,你将意识到任何铁氧体材料的内部磁域,想要旋转它们不想只在一个方向被激发,然后又换另一个方向。那么为什么不让它们旋转呢?如果那时它们想要的。。。那么就让我们给它们 它们想要的。。。

现在,另一个这个设备的秘密就是一旦我们用这种方式操作它,如果我们用足够的能量超越中间消磁磁铁的磁饱和界限,然后磁域会继续旋转几秒,即使我们已经停止了一切。这是我们追寻的。 如果我们不用足够强大的能量,那么这个旋转就会轻易被破坏。记住我们也在处理导磁体。不只是变压器。我们现在可以说我们已经在变压器中最终获得了自振荡。更接近了对于普通变压器不可能的事情,磁域在180度的方式被激励。所以在尝试在一个普通变压器里面获得自振荡这件事上,祝你好运。我建议玩下彩票,因为你将有更多成功的机会。

如果我们激励磁域在90度的方式,那么继续保持的唯一事情就是发现旋转的自然旋转率(频率)。决定下这种旋转的正确频率是多少(一旦被建立)。然后我们能骄傲地说,我们调节到磁共振啦。

让铁氧体材料中的磁域帮我们做所有的事,我们应该提取OU的能量,我们只需要在特殊的间隔激励它们,就像一个小孩荡秋千,而只需要很少的能量一样。因此我们有了自由能。所有能量又磁铁提供。奥。。对不起。。。被消磁的磁铁。。。奥。。。我仍旧不是最精确地。。。让我改述。。。所有的能量由在铁氧体材料中的磁域提供。仍然听起来不对。让我改述:所有能量由金属中旋转的磁域提供。我仍旧对这个陈述不满意,所以再次让我改述。。。:

所有的能量由在硬铁氧体材料中的自维持/自旋的磁域提供。Piu。。。好的,我完成了。听起来好多了。

 

219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20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请不要紧接我之后说,上面的图我错了。我知道。我知道。原谅我。我知道。磁域运动和在变压器输入线圈的施加的信号 有90度相位差。但是为了所有的目的,这只是一个插图,设计用来解释 在磁滞过程中一个铁氧体材料 的错误旋转 180度重新排列过程。所以原谅我因为我不是精确精准的。你得到了图片。

 

221页

像我们看到的,在一个普通的变压器磁芯,铁氧体材料中的磁域不会旋转,它们更像是180度的重新排列翻转。所以它们翻转。磁域不会旋转。这个行为是个翻转行为不是旋转行为。它们中一半向右旋转,而另一半向左旋转。这不是我们想要的。这不是我们追求的。这是我们必须要阻止的。这(指普通变压器中的现象)与我们要达到的目的是完全相反的。

当然,你可以说在 电流翻转方向的这一点上,磁域在理论上能够继续保持它们初始设置的旋转方向,因此我们能够在理论上获得一个自维持 自旋。

我对你的回答是,我的朋友,我陈述过,如果我玩彩票,我也有属于我的赢得彩票的机会。那是理论上。在理论上任何人都有赢得彩票的机会,在理论上。

但是实际是,要讲的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因此我们必须睁开我们的双眼会发现 通过相位差180度的磁化作用 获得一个磁域旋转的可能性几乎不可能。所以如果试着得到这样一个旋转的话,祝你好运。通过180度的方式激发磁域,你将有更多机会被电击而不是获得一个自维持的旋转。

因此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做法,磁化磁芯或者磁域,在小于180度的方向上,就像按4阶段90度相位差的磁化方式。

我们也能用像这样的2相驱动信号驱动MDAS-磁滞消灭者: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次,我们仍然从我们设备中消灭巴克豪森跳跃,因为我们有一个相比 具有激活阶段的以前版本 更加抑制的旋转。取决于材料的可用性,一个人可以建造任何原型。用正弦波取代方波驱动设备会更好,但是我们也要不得不承认我们需要能够驱动大负载能力的双通道正弦波发生器。

所以,首先我们用高功率驱动它,就像我们在试着磁化中间的硬铁氧体材料,然后几秒后,我们减小驱动信号。就像一个大的重轮,首先我们要用很多能量来使它旋转,但是一旦它达到足够的速度,我们只需要一下一下地挤压它就好。在我们的案例中,我们不能只是“挤压”获得的旋转,无论任何时候。如果我们激励线圈,创造一个和已建立的旋转相反的场,那么我们必须停止它。我们需要的是“挤压”这个旋转或者获得的 与它不同相的 旋转。在MEG我们看到一个45度的相移,但是理论上我们能够使用1度到90度之间的任意相差。

就这点来说我们当然能够走的更远,并且自动化整个系统:

222页

Steven Mark TPU Jet-turbine效应 在磁域自动旋转变压器,磁滞和巴克豪森效应终结者V3.0重现。自感应的回旋EMF 自振荡 自旋 ,达到磁共振磁域的固有旋转,在获得的旋转磁域和激励信号之间有个提前建造的90度滞后。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个设计也许不能自启动。在中间的调制磁铁附近 摇摆一个磁铁应该能在理论上启动振荡(只有当磁铁已经被调制/或者说动态磁化,不然的话它将不会启动)。

SM-TPU-Jet-turbing-效应通过提高了操作频率 证明了它自己。这个频率会加速直到它达到磁域能处理的最大旋转,这样会我们强烈追求的“磁共振。因此,通过这个设计我们已经从我们的工作中 消除了 确定精确的自然磁共振和调节它到共振中 困难的一部分。这个设计自己调节它自己。当频率提高,振幅也提高。振幅甚至会达到一个饱和状态,在那一点上,中间磁铁中的所有磁域现在都会在这个旋转方向上一起工作。所有的。因此我们说我们已经把所有磁域对齐了。所有的(磁域)都一瞬间在一个方向上对齐了。所有的。问题是它只是在一瞬间。我们在处理的是一个动态系统。所以磁域是在旋转的。所有的(磁域)一起。旋转速度是那个特殊消磁磁铁的磁域的自然固有磁共振。

电阻R2设置偏置,用来调节晶体管开始导通的阈值。Ube max是一个晶体管参数,是区别于其他晶体管的一个参数。这个值在晶体管手册上有。另一个为了合适操作的条件是在反馈线圈(Umax)的感应电压应该要远大于Vd并且低于Ube max。

 

223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24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2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26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现在这个设计使回想起了一个类似的有Theodore Annis和Patrick Eberly设计的自由能发电机,在美国专利2007/0242406 (20090096219):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27页

我告诉过你如果你认为你已经想出了一个原创的主意,那就再想想吧。你也许会发现这个主意已经被别人在你之前发现了。(注意,我用的术语是“发现”而不是“发明”)。

虽然这个设备与我描述的工作方式是不同的,但它仍旧是令人瞩目地相似的。这个设备也是祖师爷“Radus boots”的一个后代并且也是一个MEG的远亲。呃。。。自由能家族。。。是个大家族!

Annis&Eberly和Steven Mark TPU之间的联系

当你读到下面的话,请稳住:

Annis&Eberly发电机和TPU工作原理是一样的!

这是愚蠢的!我是愚蠢的!在地球上我怎么能这样联系呢?这是我的本心吗?我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我想什么呢?不是任何人都看得到明显的结构差异吗? 我怎么敢说它们工作原理一个呢?我说什么啊在这里?

真的吗?

真的。

让我们一点一点的拆解。请忍受我一小会我的神经病。如果不是呢,就当拿我取乐好了。或者不是呢?

好的。它怎样工作呢?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好的,不要批评我,说我只有来自专利文件的描述的一个错误的核心解释。我说的核心是磁铁,反之亦然。你知道什么呢?无所谓!基本原理是那个环就是磁铁,而其他的就是个简单的磁芯。就是它了!故事结束

所以,我们在处理的也是另一个“磁开关”,我把手放火上。。它不工作。但是嘿,也许这些自由能发明家都知道些我不知道的东西。也许。。。也许他们都不谋而合地同意不会分享主要的因素,主要的充满魔力的核心秘密。。。谁会知道呢?但是嘿,如果你也像我一样对这个垃圾感到厌倦,那么就去复制这个胡扯的东西吧,我不会阻止你的。我只是说:不要像我那样浪费时间。从我的错误中学习吧。

在这个设计中什么是特殊的呢?恩。。。让我们想想。。。中间的磁阻开关似乎很有趣。。。但是它听起来太含糊。让我们拆解它!这样一个磁阻开关怎样这么容易就被利用呢?利用这样一个4路磁阻开关的最简单方式就是通过使用4个线圈。

228页

让我们允许我们改变基本设计来实现磁阻开关,像下面那样: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现在清楚了吗?是不是每件事都是合理的?

好吧。那这4个线圈怎样激励才能像初始专利里描述的那样,切换磁通呢?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让我给你再简化一下,因为上面的图太复杂了:

下面是我们感兴趣的:

 

229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恩。。。看起来很熟悉。。。我们在哪见过这个呢?。。。。恩。。。是的!我知道了。。。但是等等。。。不可能啊。。。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或者可能?有可能这是一种巧合吗,Annis&Eberly磁阻开关用4个线圈的实际版本,工作起来就像TPU-MEG混合磁通开关?我想不是的!我不管你说怎么想;这不仅仅是个巧合!这和以磁通门为基础的技术一样!你也许说你真是荒唐!你瞎了吗看不见明显的结构不同吗?我的回答是,我的朋友,是你没有看见这里的大图。听我说。。有点耐心。

让我们继续并且“改良”或者“简化”或者“发展”或者无论你怎么表述你自己,取决于你的洞察力。所以让我们继续。

另一个问题来了。为什么用一个环形磁铁呢?那不是特殊的吗?是一种没听说过的。主要是环形磁铁在喇叭上能找到,但是没有纵向磁化的啊,即使有,考虑到它们的紧凑结构,我们也不能去切掉一个。

 

230页

你也许会想这不是问题,它可以很容易的被一个简单标准的芯替换,就在它外面弄个电磁铁就行。是的,那是对的,但是让我想起来一个不同的方案,更简单,并且更便宜。不需要绕线圈或者一个额外的芯。

做法: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种方法是不是更简单呢?没有电磁铁,额外的工作,缠绕,线圈,芯。更简单,不是吗?我只是用2个磁铁替换了环形磁铁。什么都没变。相同的操作原理。工作起来是相同的,不是吗?

不,让我们继续“简化”它。我告诉过你,这取决于你怎么看待问题。比如你可以把另辟蹊径。从TPU开始,甚至你能够结束于Annis&Eberly发电机,并且你会说这比Steven Mark的TPU简单多了啊。好吧!我不会反驳你。走你自己的路。它工作在两种方式,无论如何你想要观察它。那不是问题所在。“简化”设计,“进化”设计,“复杂化”设计,他们只是表达思想的词语,实际上我们在这里用的是相同的技术处理的。再听我说一会,证明给你看。

现在我们忘记/不理睬的/遗失的(在整个书中,我用符号“/”分开了很多词,以便你能选择对你来说最合适的词,对你来说最好的)。好的,所以我们遗漏的是下面: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31页

我们没有用的 磁铁磁极之间的 磁场线回路 更倾向穿过了空气。恩。。。那不是一个有效率的设计。。。我的意思是,即使它工作在OU状态,你必须承认你没有使用全力。你没有在使用永磁铁的全部磁感线。所以你必须承认有另一个你必须做的改进!那么是什么呢?

第一步我会分割这个芯。我这么做的原因没啥意义。可是!在听我说一会: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里我们有问题吗?没有。在操作上没什么改变。这是个令人满意的修改,即使你还没明白为什么我这样做。所以,如果我们没有问题,那么下面的设计也应该能工作: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究竟到底在做什么?我要用它往哪个方向走?

-我告诉你了在听我说会儿!求你了!就一小会儿,我们快到达了。。。

-到哪?这是愚蠢的!!!你是疯子!这是怪人科学。你脱离了本心!

-不。。不。。请。。等会!。。。如果你不认真地对待,那就用这个设备开的玩笑,给你逗乐吧!把它认为是消遣吧。。。请。。。听我说。。。

-好的。随便的男人。这是愚蠢的!

-是吗?

232页

让我们继续把它改成这样: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你也许会说:

-你不能那么做!

-什么?  -就是那个!

-我做什么了?

-你不能把一个设备的芯,为了你达到目的改成和TPU类似的。那是愚蠢的!你不能那么做!

-听着。我做什么了?追溯我做的这步,你会看到我在原理操作原理基础上 并没有做大的改动,除了把环形磁铁改成了2个磁铁。那是全部了。我们都同意这个改变几乎对设备操作没影响。剩下的部分都是一样的了。同样的操作。再仔细看看,如果你不相信我。只是设计上轻微地不同!换汤不换药!

现在大的变化来了,你也许没有看到这点,但是它实际上是在操作原理上的一个改进,因为我们利用了永磁铁的全部磁感线。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90度旋转磁铁,允许他们与它们在开关的磁通路径耦合。不是更有效率吗?想想吧!

现在怎么操作呢?

233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那么你也许会说,只是因为我把设计改成了类似TPU的样子了,并且用2块磁铁替换了环形磁铁不意味着它和TPU有相同的操作啊,或者我们正在处理相同的技术。我的回答是你错了。是相同的技术。

你会再次说:不!你把苹果和橘子混淆了!这和TPU无关!你混淆了卷心菜和篮子。

你没看见吗,甚至磁铁排列都不一样,相比于你描述的TPU的设计,它们是相反的极性。你说的没意义!

我的回答将是,我的朋友,我再次说,是你没有看见,通过这样排列,在这样的极性,它通过切换 不只是像最初设计那样 一个磁路,而是4个磁路啊。当它们在令人讨厌的模式下,你只需要翻转一个磁铁,那么它就会更好地工作,因为在设备一边的磁通将会是接近0.所以我们在Annis TPU和Steven TPU之间,没有一点不同。

(这自我批评的方式是为了增加读者乐趣,至少给那些不是站在批评立场的人。不要认真对待它。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在长时间学习上,这是健康和必要的)

它仍旧是个4磁路磁路开关:

 

234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告诉过你,Annis发电机是TPU的远亲!它们有相同的血液。它们在一个家庭。它们在相同的技术家族里面。坚信这一点吧,是真的!我只是给你展示了它们的关系。它们是亲人。

现在想象一下,最近的12张图片或者在我脑海中1秒内发生的。我一瞬间形象化了这胡扯的东西(意味着一瞬间,不是像精神分裂症那样的闪光。。。再一次用词语表达了。。。词汇不是重要的,而是表达的意思是重要的。。。请不要误解我。。。)我像它也许会给他人提供有用的领悟,所以我决定分享我的绝妙的东西。不要抱太多希望。我仍旧认为它是垃圾。

你也许会想如果我们 通过激发一个线圈 使4路开关的一边 把铁磁域对齐到一个方向,来自永磁铁的磁通,将不会穿过那里。。。恩。。。错!考虑考虑吧!似乎是符合逻辑的但是它不符合逻辑!它是另一个磁开关假货,给了人们错误的希望。。。一堆垃圾。

在Annis&Eberly发电机和比尔登MEG之间的联系

让我们始于像下面这样改变初始设计

 

23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可以只把环形磁铁,放在磁阻开关里面,然而在设备操作中无效。你可以很容易猜出来下一步怎么进展:

 

236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感觉好像我在描述来自Smeagol的“我的普雷舍斯!”,从指环王三部曲或者某些。。。你懂得。。。

总之。。。

它怎么样工作呢?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注意在MEG中,来自线圈的磁通不是按完全相同的方式工作的,但是你得到了图片。

另一个在我们学习磁通门技术或者磁开关技术的 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你想称呼它为:

 

237页

Naudin 2SGen(诺丁 2SGen

对还没有弄明白的人来说,很明显诺丁当学习一个Orbo定子的时候,发现了2SGen。关于Orbo技术,我除了说它是完美的技术以外,没什么说的;我相信它是非常可靠和真实的。可是当进一步检查电动机内部的动态磁通时,由于低效率和低功率,让我们很失望。所以这个Orbo定子-转子相互影响是电动机中关键的因素。进一步剖析定子环,会引导我们到。。。2SGen。

我不会再说任何关于Orbo电动机的事,主要是因为这本书主要以固态发电机为中心,任何带有移动部件的自由能设备将不会成为本书的话题。可是我坚定的认为超越Orbo技术的基本原理而转换到一个固态版本,我们会自然而然地想到罗丁线圈,但是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回到2SGen。当我2010年第一次看见2SGen,我马上知道它是Steven Mark TPU技术。所以我当面问了Naudin关于它的事。并且他坚定地强烈地否定了我的观察,并且说2SGen和Steven Mark TPU没有任何关系。伤心。。。然后我知道了,我没有敞开心扉和人讨论。。。

你知道,心灵就像一把降落伞,敞开才会工作啊。约翰 麦克斯韦说这引用了Anthony J.

D΄Angelo。

让我证明给你看: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有另一个人说,我不能把我的手指放上面,如是说:“你可以指导一个人成为燃烧的火焰,但是你不能强迫他去看。”我觉得这句话在我们的实例中非常恰当,你不这样认为吗?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如果你许可,让我变成一个诗人来说吧:

238页

“在2010年,母亲MEG在Naudin的帮助下,有了个新生儿:2SGen。它只是个宝贝,它不能喂养自己,但是某一天它将会发展并达到成熟,它将能自己养活自己。你会看到的。”

以上的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没有看见在设计上和操作上,与MEG的相似性,那么很明显无论你看了多少的说明,你都会像一个盲人,并且拒绝承认在他面前有一堆燃烧的火,即使已经着到了胳膊上,由于试图搞清楚他面前是什么。

进一步然后改进2SGen设计,通过模仿它的母亲

首先,这个小玩具2SGen要和它妈妈学的就是正确地走路。

我们清楚地看到2SGen更像是爬而不是走: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让我简化上面的原理图,仿制它带有混淆性,并且为了能够清楚地看到当我说“爬”的时候,我在说什么: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39页

这个效率不是很高。我意思是,好好地考虑它一会儿!如果FET晶体管在开关主线圈,因此电流一旦形成,只会在一个方向,那么它为什么不在另一个方向的时候也工作呢?为什么不用一个双向方波(双极性方波),并且拥有一个对称的方波来激励初级线圈呢?为什么不?因为我们颠倒了过程,所以它将在另一个方向也会发生。这可以通过一个双线线圈轻松实现,并且它们靠2个MOS管驱动,并且控制信号有180度相位差。一边是环形充磁的,而另一边是消磁的,然后这个过程会翻转。

就是因为我单足站立,但不意味着我是个蘑菇。只是因为他在激励这个环形,只在一个方向,使得2SGen和MEG没什么不同。

可是,在这个改进里有个隐情。当在上面的图表中,来自永磁铁的磁通从左边从新画的话,它不会沿直线到中间,而是慢慢地过渡回到平衡。回溯到MEG的学习中,我已经称这个时间段为“磁芯的瞬间反应时间”。有经验的读者将会不得不原谅我用的非传统的,非学院派的不正确的术语来表达我的意思。好吧,为了这个喷我吧。我是有罪的。如果不的话,那么久别太难为我!好嘛?。。。开放的心态。。。你知道这个故事。。。

频率主要由 磁芯的类型和磁铁的功率 来决定。

应该做的是,用一个双线线圈,在2个方向上开关初级线圈,用2个相位差180度的方波信号来驱动它们。然后你把这个开关频率设置到这个时间: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不不不!你也许说!你是个疯子!那些振荡只是由于收集线圈的自感应!好的!好的!我不反对你!你是对的。我不和你争吵。但是至少想想什么精确地决定收集线圈的自感。。。当你找到答案的时候,我们再谈。。。

另一个重要方面是 初级/激励/敲击/激发线圈将不得不和收集线圈具有相同的共振。这可以通过相同的圈数或者通过增加/减少电容,串或者并的方式调节  来完成。

考虑下,占空比低于20%,与其说用方波,不如说是要用可再触发的单脉冲(one-shots)。

我只是讨厌商标或者把一个商标放在你已经发现的某物上。我痛恨这些。你不也是吗?为什么说2SGen呢?如果是我,我将称它为“MEGDIV2”,意思是MEG技术除以2.MEG的一半。为什么不直接说出真相呢,而不是像在卡通里那样隐藏在稀疏的树枝后面?

为了让2SGen自持,我们必须在它里面获得自振荡(在磁铁中),通过把它引入到磁共振。自振荡是旋转的磁域的副产品。

 

240页

磁域旋转器的不同可能表现形式

让我们分析下我们怎么能够在不同的材料中实施并获得磁域旋转。我们在学习的所有这些设备都是没有磁滞和没有巴克豪森效应的。所以在我们的词汇表中试着排除“磁滞”这个词。所以我们真正要做的是让磁域在它们自己的节奏上为我们工作,而不是像奴隶那样,强制它们工作在我们想要的频率,或者对它们施加影响。所以我们必须摧毁和破坏 我们知道的关于旋转磁域而产生的磁滞的一切,不要每次都在180度的方向激发它们。让我们串起来想一遍。如果磁域想要旋转,什么是最好的几何形状来创造一个自旋?可以测试的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呢?

这些正是我们必须要问我们自己的问题。好的,然后。让我们深思这特别的设计: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可以通过这种绕线配置来达到: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必须仔细选择消磁的圆柱磁铁,已达到直径将会比圆柱的高度大很多。这是因为重叠的交织层会叠加到圆柱的顶层或者底层,而不是侧面。所以我们必须为这做出补偿通过让我们的消磁磁铁的高度远小于直径。

241页

我们可以激励它就像在磁滞消灭器MDAS版本里那样,用相同的电路: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42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43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消磁从环形磁铁内部磁域旋转器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44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4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46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247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进一步领悟关于佛洛依德 Sparky 斯威特 VTA的导磁体

让我们进一步深入观察VTA调制单元,为了斯威特磁铁: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首先观察它,我倾向于认为也许,他利用某种方式 在用3个具有不同相位的正弦波来激励这3个线圈,导致一个某种形式的3D几何形状的动态闭合磁通矢量 形成。也许是一个3D的无穷大的标志(符号),或者沿着这些线的某些奇异的东西。

然后我对自己说,好的,让我从简单的地方开始,比如在消磁磁铁内部,由这些相位差120度的正弦波激励的这些线圈而形成的磁通矢量 会发生什么事呢?

如果我们用这种方式驱动线圈,内部会发生什么呢?

让我们看看:

 

248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所以一个全部的矢量动态会看起来像下面那样: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可以简单直观地看到,所有的这些6个矢量都坐落在与所有坐标轴都有45度角的平面上。所以这对于有经验的读者来说不是非常令人兴奋的资料,因此还有关于VTA导磁体,比这更多的资料。会是什么呢?

 

249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我们都知道有个线索和内部的秘密,关于VTA 来自于名为“莫里斯(Maurice)”的家伙 内部的工作,并且那就是代表无限的数字8.当然几乎任何人都能猜出他提到的驻波的二次谐波,但是哪里呢?怎样呢?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和什么之间?

我们也许会冒险地认为 斯威特在VTA磁铁内部正在创建3D的无限的数字8的符号。恩。。。有趣的可能。值得研究。让我们看:

 

是的,但是你只在一个平面有一个无穷大。我们想要一个3D的形状。所以我们想要这个形状在y轴上旋转,像这样: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好吧好吧。那不应该太困难的。。。在理论上,在y和z之间的90度相位差是应该做的。对吗?当y关闭,z开启,并且反之亦然。。。恩。。。让我们看看:

 

250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不是,它不会工作。对不起。

为什么呢?

如果要视觉化,有点困难,但是让我给你看看 当你通过你描述的信号给3个轴的线圈驱动时,磁场会发生什么吧:

 

251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见鬼!它不是一个3D的无限形状吗?

不是。

所以它只是一个怪异的愚蠢的表面,不会随时间改变。它是静止的。但是我想要一个形状!我想要一个3D的无限的形状!

所以怎么做呢?

为什么你不从更简单点的地方开始呢,比如在磁场中创造驻波的一次谐波?为什么你从

开始直接跳到了困难的地方来呢?简单的开始。慢慢来。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好的,然后为了创造像这样的东西,我们将沿着这些线,需要些什么:

 

252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看上面的图片,你可能会再次说:在你的图解中有个错误。

那么是什么呢?我会说。

用你说的这些信号,你将不能创建一个柠檬/纺锤体 环面。它将更像一个旋转的球。所以再见了驻波。

真的吗?

真的!

呃。。奥。。耶。。我知道。。。我知道。。。耶。。。我感到抱歉。。。是信号的振幅加到了线圈Y是吗?

是的。

呃,在这里我们必须清楚地声明,电压/电流/功率/信号/振幅/强度(我认为是一个东西。。所以你选择一个你喜欢的),所以加载到线圈Y的信号强度必须大于/强于/强烈于加载到线圈X和线圈Z上的信号强度。是了,问题解决。

现在,回到我们的无限符号,我们必须加载 相同的奇怪的信号,如果你喜欢,是一种振幅调制,加到线圈X和线圈Z,并且线圈Y上的频率必须是加到线圈X和线圈Z上频率的一半,并且同时,在振幅上也要大于线圈X和Z上的。

 

253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但是,当我们学习所有的这些配置的时候,它似乎又不切实际的。为什么呢?因为驻波是自然形成的。这里却是被强迫的了。如果我们想要沿着这些线索获得结果的话,那么施加到线圈Y的信号振幅 必须以某种方式和那个轴上的磁铁的 物理尺寸 成直接比例关系的,在我们这个实例中,是我们磁铁的长度。

并且还有另一个方面。我相信 在磁铁Y轴的那个面上,必须一对一平行。

但是我相信这些所有配置的主要问题 会是 自旋的不稳定性。

为了寻找我们问题的可能答案,我们将跳到不同的相关学习部分,会引导我们回到我们开始的地方。

所以我们走。

如果我们认真学习并思考一个消磁的圆柱磁铁(盘形磁铁)旋转器,我们会想到一个有趣的结论。由于材料的尺寸和 奇异域的这个漫长过程,一定会“前进”来完成一场革命,为了获得这种旋转,是不容易的。它会自然地衰弱下来。怎样呢?恩。。。简单。想象一下在一瞬间,当电源关闭,所有的磁域一定会靠自己,以某种方式排列成一条直线或者一个方向。这将是非常不稳定的平衡。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一个单独的不情愿的磁域子 ,停止对齐,那么足以导致它们中剩下的也跟着脱离对齐的状态或者脱离获得的旋转。因此,旋转将会非常不稳定,并且由于这个原因,不能够自持。

 

254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当你看到这个,你也许会说:

       -你上面的图是错的。它是完全错误的。

       -为什么呢?我会问。

       -因为磁域边界的存在会随着不同的磁化方向 而限制不同的区域。在你的实例中,所有的磁域会在一个方向对齐。因此你没有磁域,你只有一个不太可能的和不切实际的磁域子。

       -我对你的回答会是:你是对的;这次我不反对你。你是对的。但是你必须理解这是一个概念的陈述。

       -概念的。。。好的我理解了。但是它是个错误的概念。

       -请让我说完。我不反对你,因为我们都是对的。如果你不喜欢上面的图片,并且你认为是错的,那么考虑下,在磁化方向上它们是极其微小和细微的不同,因此那也是为什么我仍旧用如此多的边界和磁域。

       -并且如果你仍旧不接受上面的图片,并且你仍旧认为它是错误的,那么让我们和平处理,用下面的图片:

 

255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现在这是个大问题了,不是吗?

-是的。

-所以这样的初始设置的旋转 分裂 要怎样避免呢?我们怎么延长这旋转呢?我们感兴趣的是让磁域靠自己旋转起来;我们感兴趣的是创建 磁域的自维持旋转。我们怎么能使旋转持续的时间长点呢?

-这是个号问题。

-我猜测是,用某种方法,旋转持续了很长。但是也会有很多摩擦。它们完成一次旋转是个很长的过程。

-你的意思是什么?没意义。你说的是由某种半径决定的。但是这些磁域没有半径啊。你说的没意义。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请听我说完。我没有合适的言语来表达我想说的话,但是我相信一个图片能顶千言万语。我总是喜欢带好多图的书。我讨厌那些只有小字而没有图片的书。我知道,我说这些太幼稚,但是我真的相信一个人能够从一张图片上理解的东西 比一堆文字要多得多。并且我知道某些人会反对我,会说清晰简单的词语会刺激读者的想象力,因此那会比 只给他你理解的东西 更多的价值。你必须要让他自己想象。这个我理解。我也接受这个观点。但那一般是不适用的。我的观点是,你说的这个法则对文学书籍和故事来说是适用的,但是对于科学和技术书籍来说是不合适的。

       我们都知道 w=2πf。所以我们想要达到的是,如果你希望 增加旋转的角速度w 但是保持相同的旋转频率。我们想要更多的 弧度/秒,但是相同的频率。

 

256页

       所以让我靠下面的图片,使我自己清晰。如果我们创造一个晃动而不是旋转会怎样呢?那是不是会更容易来保持呢?那样是不是会使它自持更容易些?想想吧!

       是的,我们怎么创建这样的晃动呢?

       我们可以,如果我们像下面那样做。

 

257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是的,但是这只是理论上的概念,要怎么把它应用到实际上去呢?

这个晃动的运动可以 通过在旋转的z轴上 施加一个缓慢增加的DC偏置 来创建:

 

 

258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当然,施加到Z线圈的信号,必须始终低于 施加到X和Y线圈上的正弦或余弦信号的峰值。另外,晃动会很小,并且我们将会创造一个静止的有规律的磁化过程。

所以我们通过施加一个更加稳定的 磁域的晃动旋转运动  解决了 旋转的快速不稳定性。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把一个问题和另一个问题交换了。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

在地球上我们将怎么运用这个晃动的运动呢?我们怎样收集这样的运动呢?我们怎样为了这个新的晃动运动 来建造一个收集线圈呢?

你也许会冒险沿着下面的线索想一下:

 

259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就像我们看到的,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因为如果我们的晃动 在直径上很小,那么我们将没有足够的空间 来缠绕收集线圈。

       所以这是个大问题 。我们为了在磁铁里建立的 晃动磁域旋转,要如何设计一个收集线圈呢?

       对我们来说幸运的是,我们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我们不知道 那实际上是针对我们问题的解决方案。 所以让我为你破冰,并且告诉你 佛洛依德 Sparky 斯威特 最可能的 对这些问题的想法,并且在我们听说自由能源之前 就已经想到的一个解决方案

       这个解决方案,我们必须都同意,那是令人吃惊的并且设计惊人的独特!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现在我们也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在它的位置上另一个问题又来了。问题是同步性。孩子们玩跳绳游戏可以轻易地同步,因为他们能用他们的眼睛看到绳子,并且用他们的胳膊感觉它,所以他们有个实时反馈,他们在潜意识里,按照接收的关于绳子位置的信息,来实际操作,并且他们总是在同步地移动绳子。

       那么我们做什么呢?我们怎么解决这个仍然存在的问题?

       在我们磁铁的这个例子中,一个磁铁的晃动磁域旋转将 不会知道 另外的磁铁旋转在做什么。因此重新同步会发生。这会导致 激发频率会出现在收集线圈的输出。如果你能想象它就像我们的设备将会工作2分钟,然后它又将自己停止2分钟。然后它有再一次靠自己启动另外2分钟,等等。。。这是疯狂的,有趣的同时也是令人沮丧的。就像当初斯威特设计他的VTA的时候,被绊倒一样。

再一次,对我们来说幸运的是,我们已经有了答案。对我来说很明显斯威特在他的原型机有这个问题。并且我赌上我的性命,他也被这绊倒了。是什么使我想到这些呢?记得他在试图向比蒂尼解释的时候,他在咒骂,由于2个磁铁靠近在一起。我引用自:

“【。。。】那将会平均该死的频率,在这个和那个里面的该死的共振频率。”

没有别的逻辑性的心理因素,在他咒骂的背后,由于他经历这个节拍频率受到挫败的时候。

考虑下吧。如果你有一个2分钟的拍频,那么那将意味着你的周期T会是120秒。这意味着拍频是0.008hz或者8.3mhz。这意味着第一个磁铁具有的自然共振频率让我们说是12.512hz,而另外一个磁铁具有的自然磁共振频率为12.520hz。(注:拍频为2个频率之差)。由于这个原因,一个2分钟的拍频会发生,由于在VTA磁铁中2个获得的 晃动磁域旋转。

所以我们问题的答案和解决方案就是在每个磁铁 通过为我们的消磁磁铁进行动态的重新磁化的方法 创建一个晃动/摆动的磁域旋转,在精确的12.516hz(2个举例磁铁的频率的平均)。

 

260页

并且这也是为什么斯威特始终坚持认为,重中之重就是首先精确地确定 每个独有磁铁的自然磁共振频率。

这样做的原因,还有,就像我说的,就是你不得不要知道这个频率 在重新磁化磁铁这个过程之前(在通过加热到居里点之上,使其消磁之前)。并且只有在那个决定后,你现在才知道你应该在哪个频率建立晃动的磁域旋转,从而使其自维持。

我相信佛洛依德 斯威特的VTA全部的设备可以缩减到这样的声明:

使磁域晃动要比使磁域旋转要简单的多。”

我坚定地站在我的立场上,除非你在反面能够证明,这仍旧是我学习佛洛依德VTA的最终结论。故事结束。就是它了。我完成了。没有更多的了。结束。

“斯威特VTA座右铭:使磁域晃动要比使磁域旋转要简单的多。”故事结束。

 

进一步学习:

-Sparky 斯威特VTA-SQM 有用的网站: http://www.rexresearch.com/sweet/1nothing.htm

-佛洛依德 斯威特 VTA的建造,由Michael Watson:

http://www.intalek.com/Index/Projects/Research/Construction%20of%20the%20Floyd%20Sweet%27s%20VTA%20by

%20Michael%20Watson.htm

 

一个便宜又方便的方法来获得极其精准的信号发生器(最大20khz

 

我能想到的最容易的方法来产生极其精准的信号就是借助于一台电脑。当然也有另外的非常复杂的DDS信号发生器,甚至拥有2个精确数字通道。但是这样的设备不太容易。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因此,由于基本每个人都有不太复杂的个人电脑,我们能编程,并且把它当成一个高精度信号发生器。

我们怎样做?

我们将需要:

A:一台Windows 95/98/ME/NT/2000/XP/2003/VISTA or 7个人电脑,32位或者64位操作系统;

B:一个普通音卡(Windows兼容8/16/24位);

C:安装一个称为GoldWave的软件;

D:任何老的立体声喇叭,至少2w(我们会拆掉它们,所以不要用你现在正用的,除非你很小心,你能够装回去)注意:如果你有个大功率的立体声功放,大于10w的,那就不用担心会破坏了,就大胆用吧。

有个大功率的家伙是更好的,因为喇叭的输出是配有插头的,所以我们能够使用那些输出,并且把它们用在任何我们想用的系统中。如果我们没有大功率功放,我们能拆些旧喇叭,拆解它们,把来自功放电路板的输出线剪断。你会有一共4根线。现在找到2个喇叭公用的地线并且连接在一起。现在我们留下3根线。这对研究这个领域的任何研究者都是需要提前准备的。把功放插到你的声卡上。打开GoldWave软件。就是它了!

 

 

261页: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这个免费全功能软件可以下载,用作演示版,在这,或者用盗版,在这。它有强大的工具来表达数学或函数,并且画出随时间的曲线!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它还可以在X到Y的任意时间段里扫频。波的精度可以通过 小数点后保留4位小数精度的x和y来编程。那是一万分之一赫兹的精度啊!这只在音频范围使用,比如你打算在1个小时内,在12到14赫兹内扫频正弦波(你需要在硬盘上占用GB级别的内存。。。)

因为这将会在12到14hz之间,每秒步进仅仅是0.0005hz(不,我没忘,我没有忘记频率的稳定性。我知道我知道)。当然你不必非得在你设备边上等一个小时,除非你想更精确,对你的共振频率的精度要求更高(对高次谐波有用),你可以用一个鼠标操作,用户界面很友好,如果你知道在做什么和想做什么。

系统需求:GoldWave需要最小奔腾4 1.5Ghz处理器(或者多核),一个鼠标,256Mb内存,20Mb盘空间,一个声卡。最好的配置是,2Ghz或更快的处理器,512Mb内存或更多更好。Windows 2000, XP, Vista, 7或更新版,需要。老版本Windows运行不了最新的GoldWave软件,但是在那些老版本上可以装GoldWave4.26版本。

如果这些要求太高,不要害怕,如果你想要恢复一台老的没用的电脑来专门做这工作。你可以用老点的版本。

在这个程序上,我可以说很多,并创建了个交叉,但那不是这本书的重点。你可以访问tutorials,在网站这里这里或者这里

你能用下面的: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下面是一些很酷的数学表达式,能输出不同的信号。不要浪费时间学DSP处理器了,如果你知道如何用这些表达式。我重复一遍,那是浪费时间。也许你会发现下面的都会有用的,我怀疑,但是嘿,你也许从不知道。。。

 

int(2*t*(((n/N/2)*(y-x))+x))%2*2-1

(((n/N/2)*(y-x))+x)

 

abs(int(2*t*f)%2*2)

abs(int(2*t*(((n/N/2)*(y-x))+x))%2*2)

 

SIMPLEST DUTY CYCLE:

1-limit(int(t%5))

 

Another one shot: (1-(int(4*t*f)%2)*2)*(1-limit(int((2*t*f)%8)))

Coolest One shot: (1-(int(4*t*f)%2)*2)*(1-limit(int((2*t*f)%f)))

Works in ELF: (1-(int(10*t*f)%2)*2)*(1-limit(int((5*t*f)%f)))

Better switching at Higher f: (1-(int(15*t*f)%2)*2)*(1-limit(int((5*t*f)%f)))

Frequency correction: (1-(int(3*t*f^2)%2)*2)*(1-limit(int((t*f^2)%f)))

Where 8 is duty cycle 1/8

 

duty cycle %70

int(t*f)%3 int(2*t*(((n/N/2)*(y-x))+x)+1.5)%3

int(2*t*(((n/N/2)*(y-x))+x))%3

 

simple 180 phase shift square wave

int(2*t*(((n/N/2)*(y-x))+x))%2

int(2*t*(((n/N/2)*(y-x))+x)+1)%2

 

one shot: step(-int(t*f)%2) – step(-int(t*f+0.8)%2)

0.8 is 80% duty cycle

to sweep anything replace f with: (((n/N/2)*(y-x))+x)

meaning: step(-int(t*(((n/N/2)*(y-x))+x))%2) – step(-int(t*(((n/N/2)*(y-x))+x)+0.8)%2)

 

saw tooth: 1-t%1

duty cycle saw tooth: (t*step(-int(t)%2))%1

1*(step(-int(t)%2))-(t*step(-int(t)%2))%1

 

cool one shot saw tooth: (1-t%1)*step(t%2-1)+(-1+t%1)*step(1-t%2)

(1-t*f%1)*step(t*f%2-1)+(-1+t*f%1)*step(1-t*f%2)

sweep:

(1-t*(((n/N/2)*(y-x))+x)%1)*step(t*(((n/N/2)*(y-x))+x)%2-1)+(-1+t*(((n/N/2)*(y-x))+x)%1)*step(1-t*(((n/N/2)*(y-

x))+x)%2)

 

MEG v2 dual: abs(int(4*t*f)%2*2)

abs(int(4*t*(((n/N/2)*(y-x))+x))%2*2)

(1-2*t*f%1)*step(2*t*f%2-1)+(-1+2*t*f%1)*step(1-2*t*f%2)

(1-2*t*(((n/N/2)*(y-x))+x)%1)*step(2*t*(((n/N/2)*(y-x))+x)%2-1)+(-1+2*t*(((n/N/2)*(y-x))+x)%1)*step(1-

2*t*(((n/N/2)*(y-x))+x)%2)

 

MEG v3 4 channel: (1-(int(3*t*f^2)%2)*2)*(1-limit(int((t*f^2)%f)))

etc

 

祝好运!

 

By gpufo

2015.6.18

本站多为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可联系作者标量波挠场研究 » TPU-dsmith文档翻译(148-263页)(以前翻译的传上来,供参考。)
喜欢(0) 打赏

觉得文章好,欢迎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